溪谷闲人:故宫故事‧北京旅游必读 1/3

223 views

溪谷闲人:故宫故事‧北京旅游必读 1/3

到北京旅游,要是不去故宫,就跟没到过北京一样。不过现在的“现代化”的故宫,也没什么意思。故宫的古老神韵,早被糟蹋得一干二净。
说点儿早年故宫的故事,能给北京故宫增加些神秘色彩,您要是到了故宫,想起这些故事来,保您游行倍增、兴趣盎然,流连忘返,没准儿让鬼魂儿勾走也说必定。不过呢? 我也是听说的,听我一个远房亲戚说的。

位于故宫北面马路对面的景山公园,早年叫煤山,元代之前是荒郊野地,明末崇祯皇帝就在煤山东部的山脚下,一棵“歪脖树”上吊死的。现在到景山公园旅游,据说也算是个“旅游景点”,弄一棵不知真假的树,拿铁栅栏一围,挂个牌子,写点儿介绍词,完啦。无非骗钱而已。

早年间据传,夜里如果有人看到一个身穿红袍的老者在煤山附近痛哭,转天宫里一定会有帝后驾崩,也曾有侍卫用火槍去打那老者,但是一瞬间就不见了,这即是煤山鬼怪的传闻。

北京故宫建成至今六百多年了,在午夜时分,常有巡夜队听到或见到一些根本不该存在的东西,令人毛发乍起,比如在一处老墙下,看到一个宫女的幽灵,直到1992年的时候,还有人拍到过模糊不清的照片。报上还专门介绍过,算是估计故意炒作吧,不过也说明点儿问题。因为深宫大院,从风水上讲是聚气之所,用科学的话说,是磁场很强的地方。在陰雨雷电或满月时,有可能记录下人的影像,这段信号,记录在宫墙或其它建筑涂层上面,据说故宫的建筑材料或墙面涂层,含有磁性成分,跟录像带差不多。(随着故宫一次次的改建、维修,闹鬼的情况越来越少......)在很多年以后,就变成了反复出现的幽灵。

但我要说的故事,却不是这些荒诞无稽的传闻。我家属于“无产阶级”,几辈子贫农,父亲算是工人阶级。亲戚中,参加过革命的不少。我父亲也算是老革命了。我有位亲戚,论辈分儿,我要称呼他一声二舅,其实是辈分低岁数大,年轻时有点文化,解放就前参加革命,当过四野某首长的警卫员,战争年代因敌机轰炸负过重伤,现在九十多岁了,身子骨仍然很结实,只是肺部至今还有弹片没取出来,陰天下雨便会感到喘不上气,他曾经给我讲过很多在故宫中亲历的奇闻异事。

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首长照顾我二舅身上有伤,给他安排了一份比较清闲的工作,转业到故宫保卫处。当时的故宫荒废了好几十年没人居住,也不对外开放,工作相对轻松。
没过几年哪,到了50年代初,国家决定对故宫进行整理,经周总理亲自批示,由保卫处和管理处抽调人员,分成若干个工作组,到故宫各处勘察,每一个角落都不能遗漏,并将情况记录上报。比如某处大殿是损毁了是坍塌了、杂草多高、从里到外有什么物品、分别是哪样哪样,事无巨细,全部要详细记录备案,然后由上级调派人手进行翻修整理。这个工作断断续续,一连进行了两年多,光是从故宫里清除出来堆积了上百年的垃圾,就有好几十万立方米,二舅所说的那些事,主要发生在此期间。

50年代初期,抗美援朝战争的硝烟尚未散尽,国内还有很多特务活动,后来有个电影叫《国庆十点钟》,演的就是蒋介石国民党特务,要在十月一日,国庆日用定时炸弹搞破坏的故事。根据真事儿改编的。按照规定,故宫保卫处和夜巡队也要配槍。二舅所在的工作组只有几个人,只有他一个人挎着把手槍,每天带上“干粮、水壶、笔记本、照相机、图纸”等等应用物品。带上干粮是因为故宫实在太大了,吃饭往返耽误时间,所以在挎包皮里塞上俩馒头,累了饿了坐下来就着凉水啃几口充饥。他们早出晚归,在寂静空旷的深宫大殿中一走就是一天。

故宫是世界上最大的宫殿建筑群,始建于明朝永乐年间,占地72万平方米,四周的宫墙约有3.5公里长,墙外环绕着宽52米的筒子河,就是所谓的护城河啦。护城河转到天安门前就叫“金水河”,不过当时那水也是臭哄哄的。相传故宫里总共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半的房屋,差半间是一万整。那时候也没游客,只有工作组这几个人,站在宏伟无比的太和殿前,抬头仰望苍天,会有种与世隔绝的恍惚之感。

这么大的故宫,要把每一处角落都走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那时候的人们特别吃苦耐劳,既然组织上这么安排,埋头苦干也就是了。最先进行勘察的是“午门”,您穿过天安门和端门,一直往里走,就是故宫的正门“午门”,以往说书的经常说“推出午门斩首”,那就是指这座门了。高大的红色宫墙,城墩当中辟有三个门洞,左右各有一处掖门,俗称“三明五暗”,由于年久失修,墙皮脱落的情况很严重,墙头和城门楼子上都长出野草了。

午门这样颓败萧条的情形,在整个故宫里还算比较好,毕竟一般有人来都从这进,那些常年闭锁的偏僻区域,情况还要更差,野草长得比人都高,走进去连下脚的地方都找不着。二舅刚到故宫时,还以为午门前这片空地,真是古代处决犯人的法场,还特意多看了看,后来听工作组里的专家说,戏文评书里“推出午门斩首”这种情节,完全是胡编的,推出午门也许没问题,但是砍头不可能在午门跟前。明朝处决死囚在西四牌楼,清朝的法场设在菜市口。那时每到秋后开刀问斩,差役们把犯人押出宣武门,经过断魂桥和迷市这两个地方,送到菜市口行刑。当地菜摊集中,所以叫菜市街,街前的路口叫菜市口,那地方闹鬼的传说最多,留着以后再说。

这座午门,为什么叫午门?在北京凡是地名没有不带讲儿的,皇宫更不例外。午门也有讲儿。整个紫禁城的布局东南西北非常工整,坐北朝南处在子午轴上,如果用子丑寅卯十二时辰象征方位,子在正北、午在正南,午门就是故宫的南门。南字音同难,不吉利,旧时避讳。您看南北两方打仗,不单是中国,越南朝鲜包括美国,凡是南北相争,北在上南在下,论形势是以上制下、以北压南,南边从来就没赢过,以前的朝廷最忌讳这个,故此称南门为“午门”。

这是二舅听工作组里的老同志讲的。那几年在工作组里,也真跟着学了不少东西,又请教人家这故宫为什么又叫紫禁城,这里面有讲儿没有?老同志说怎么没有呢,凡是地名都有讲儿。紫禁城是人王住的地方,人王就是世间的帝王,号称真龙天子,是天帝的儿子,皇宫要仿着玉帝的天宫建造,天宫也称紫宫,因为紫微星居于天地中央,皇宫属于戒备森严的禁地,所以就叫紫禁城了。只是人王的宫殿规模不敢超过天宫,传说天宫里不多不少是整整一万个房间,故宫里就只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半,这是为了比天上少半间。实际上宫里究竟有多少房间,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数得清楚,只知道大致是八九千这个数目,就像没人知道紫禁城总共有多少条龙。故宫里这种解不开的谜团实在太多了,没法一一细说。

二舅所在的工作组,初期勘察的区域在前廷西侧,进了午门往左走,隔着一道宫墙便是武英殿。那一带建筑比较少,深邃而又空旷。如今故宫对外开放可以参观的,仅是一小部分,很大部分仍常年闭锁,这座武英殿就属于其中之一。
工作组刚进去的时候,这片宫殿里野草齐腰长,宫殿里有大群大群的乌鸦栖息。每天黄昏日落,成群结队的乌鸦就往武英殿飞,群鸦铺天盖地,看起来犹如乌云压顶,数目多得吓人,此起彼伏的叫声杂乱凄凉。这些乌鸦很多年没人敢打,因为老百姓都说这是玉皇大帝的黑鸦兵。

群鸦白天飞往南城觅食,傍晚飞回故宫武英殿附近,墙头房檐都是乌鸦落脚的地方,由于这片宫苑很多年没人进来过了,所以乌鸦都不怕人。相传故宫里的乌鸦群几百年前已有,只不过数量很少,并没有眼下这么多。乾隆时的名臣宰相刘罗锅,曾就这些乌鸦做过一首打油诗:“一只两只三四只,五六七八九十只;食尽君王千盅粟,凤凰何少尔多痴。”借此抨击朝廷上那些碌碌无为的庸臣。当然也有说诗里写的是麻雀,但实际上是指乌鸦。前清的皇帝常下旨给群鸦投米,因为古书上有“乌鸦反哺”的典故,皇上认为乌鸦孝顺,百善孝当先,理应赏赐,主要是为了给臣工百姓们做个样子,显示皇上尊崇孝道。

工作组的几个人忙到中午,坐在武英殿前的石阶上啃馒头喝凉水,就看见墙根背陰处落着一只老乌鸦,满身羽毛锃亮,个头大得出奇。那时,武英殿附近的乌鸦不多,大部分都出去觅食了,工作组一开始没拿这只巨鸦当回事儿,想不到故宫里的大乌鸦真有灵性。
工作组里有个女的叫小陈,她把剩下的一小块馒头扔给老乌鸦,巨鸦衔起来就吞了。午饭后工作组到武英殿前察看,武英殿前面是武英门,整座大殿朱红色的高墙,琉璃瓦铺顶,地面上满是蓬蒿野草。明末清初闯王李自成进北京,在这武英殿里登基称帝,但很快就被满清八旗铁甲逼得逃出京城,李自成兵败身亡,有这段历史存在,给本就荒废的宫殿蒙上了一层更悲凉的色彩。工作组拨开野草正要往前走,忽听刚才那只老鸦高声鸣叫,振翅在众人头顶盘旋,有人就说:“这乌鸦真讨厌,给了它一口吃的便纠缠不休。”一边骂一边往前走,那只大乌鸦竟飞下来啄人,怎么驱赶也不肯离开。

组里那位老同志觉得乌鸦这举动有些反常,好像是再告诉这几个人别往野草深处走,难道前面有什么危险?
大伙心里画了个问号,抬眼往前看,荒草深处有几口带着兽头的大铜缸,那都是宫里积水防火用的器物,几乎每座大殿前都有,这时就听草丛里悉悉索索一阵响动,有东西在乱草深处快速移动,“嗖”地一下蹿出一个谁都不认识的怪物。

从草窝子里蹿出来的这个活物儿,足有一尺多长,身上疙里疙瘩,挺糙的皮,那颜色和枯树叶一样,长着四肢和尾巴,脑袋又扁又圆,眼珠子暗红色,舌头鲜红,样 子很凶恶、丑陋。在众人眼皮子底下蹿过去,落到武英殿石阶前的野草丛中,再想找可就找不着了。要不是那只老乌鸦在头顶干扰,二舅这几个人再往前多走两步, 非让这东西给咬着不可。

以前有种传闻,说故宫里有种怪物,好多人见过,但始终没能逮到,关于这怪物的样子,众说纷纭,也没个准谱儿。相传 是宫殿檐脊上镇邪的神兽,年头多了有了灵性,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就四处活动,有人说这是迷信,其实也不尽然,您想那天光地气、日精月华,在天下第一的皇宫之 中,聚气成形也不是不可能的。这和东北长白山的多年的老人参有精灵道理是一样的。早年东北的采参客,起参之前都要磕头、拜山神的。故宫里确实有怪物。二舅 当年在保卫处做夜巡队,不止一次亲眼见过,那天在野草丛生荒废破败的武英殿前,是头一次看见。

工作组里的老同志姓贾,二舅称呼他为“贾不 懂”。贾不懂就是真懂,故宫里的事很少有他不知道的,对这地方一砖一瓦的历史掌故无不通晓,比如宫殿屋脊滴水檐上雕着的神兽,各有各的名,各有各的讲儿, 每一样贾不懂同志都能给你说出来。那滴水神兽又稱滴水嘴獸,是建築輸水管道噴口終端的一種雕飾。故宫是天子办公居住场所,装饰当然大多是龙头,您到故宫一 目了然,凡有两三层叠院的,每层的滴水兽嘴都是龙头,屋脊、樑沿的形状变化就多了,古称龙生九子,据说是龙和九种不同的动物杂交,生出不同的龙种,而中国 古称“九大部州”,简称九州。估计每州选一种代表性动物与龙杂交,生出不同的龙种,以便统治各州。还有首古诗称“高帝子孙尽龙隼,龙种自与常人 殊”...... 这点儿外国人、西方可差远啦,国外宫殿什么的也有“滴水兽”,乱七八糟、什么都有,什么猪狗驴马、财狼虎豹、甚至老头儿张嘴、小孩儿撒尿的都有,没什么规 矩! ...但在草丛里蹿出来的这个东西,连老贾同志都不认识,也许是他走在后面没看清楚。

一开始以为是某种怪蛇,可蛇没有腿,后来查过 不少旧档案,以前皇宫里养过不少动物,御花园里有的是珍奇异兽,还有养在地窨子里的守宫。(地窨子就是地窖,故宫里地窖也不少,有的是专门存冰的地窖,冬 天在护城河凿下大块儿的冰,存在冰窖里,到夏天供皇上、嫔妃、甚至太监、宫娥才女们使用。)所谓守宫也是剧毒之物,养在深宫中地窖中喂以秘药,等到长大了 便钉在瓦上拿炭火烤透,然后碾成碎末,做成守宫砂给宫女嫔妃点到臂上,此宫女臂上便多了一个红玉似的血痕,处女一旦破了身,这守宫砂也会立即消退,通过此 法防止有人做出秽乱宫闱的事情。

末代皇帝溥仪被逐出紫禁城之后,紫禁城里养的守宫没人喂了,四处逃窜。这东西性喜陰凉,武英殿前的大铜缸 存积了上百年雨水,那水都是黑绿色的,散发着腐臭,周围长满了厚厚绿苔,底下的岩缝里陰凉潮湿,守宫最喜欢钻到这种地方,大概有不少乌鸦被它咬死了。别看 乌鸦不招人待见,但这种鸟类的逻辑性特别强,小学课本有一篇“乌鸦喝水”就是这个意思。很有灵性,那老乌鸦必定知道草丛里有守宫,这才阻止人们接近。

当然这仅仅是猜测,因为没能逮到在武英殿附近出没的怪物,所以说不清它到底是什么,其实不仅这个,50年代故宫里的活物儿很多,黄鼬、野猫、野鼠、蝙蝠之类最为普遍,由于荒废了好几十年,蝎子、蜈蚣、长虫这些毒物也不少。
工作组人员从那次开始吸取了教训,再到荒草没膝的偏僻所在行走,一定要提前打好绑腿,起码也得把裤管扎住,以免有蛇钻进去把人咬伤。

添加新评论 Add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