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抵制新疆产品 背后下很大的棋吗?

图文来源: 互联网 (仅供参考)

编辑: HM

发表于: 2021/03/26

73 views

点击图片可看大图

▼新疆棉问题引爆的中国爱国行动时间点的梳理
那篇被中共团中央和环球时报等中共官媒一起发难的「H&M声明」,究竟是什么时候发布的呢?
通过德国之声、BBC等多家媒体与网站的报道,我们逐渐印证了H&M和BCI的相关声明,是在2020年就相继发出。

在此,我们不妨共同回顾一下整个事件中主要时间的时间序列:
2020年3月下旬,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宣布在即将到来的棉花季暂停在新疆地区的工作,原因是持续存在关于该地区强迫劳动的报道和指控,并委托专家对新疆的情况进行外部评估,但坚持将在整个棉花季期间支持农民。
2020年10月,BCI决定停止在新疆的所有实地活动。
2020年9月,H&M发布的声明,宣布终止与中国一间纱线供应商(华孚时尚)的关系,原因是该厂产品涉嫌用新疆少数族裔“强迫劳动”生产。在声明中,H&M表示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强迫劳动和歧视少数民族”问题“深表关切”,强调“不与位于新疆的任何服装制造工厂合作,也不从该地区采购产品或原材料”。
而在当时、以及此后的几个月里,中共方面并没有对这件事全面开火。
但是在几个月之后的2021年3月23日,中国共青团、突然在新浪微博上对H&M于去年2020年9月发布的这份声明进行批判,吹响了此事的号角。
此后,中共舆论宣传体系的各家喉舌媒体机构,开始针对此时进行全面发难,并由此引发全国网民针对多家跨国公司的全面抵制与抗议热潮。
与此同时,中国的官方《环球时报》的报道中,承认H&M声明的发布是在2020年。
而与此同时,中共各大官煤,大多以2021年3月下旬作为事件的起始时间进行报道,并且在对于H&M的声明时间表述方式,均采用了容易让人产生误解的措辞。例如,百度百科中,“2021年3月,H&M集团在网站发布的一份声明引发关注。“这样的表述方式,就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2021年的三月,H&M集团发布了什么声明。
那么,既然H&M和BCI的声明令中共政府和大批民众如此愤怒,为什么在去年没有就此做出任何反应,而是选在今年的三月下旬呢?
并且又为何要刻意弱化各个跨国公司和BCI在去年就做出的各种声明呢?
而综合BBC等多家媒体报道,分析人士认为,3月下旬中共媒体对于多家跨国公司的齐声发难,同时引爆民怨,很可能与2021年3月22日,欧洲联盟、英国、美国及加拿大宣布就新疆维吾尔族人权问题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官员实施制裁有关。

因为这个日期,恰好就在中国共青团在官方微博上发出第一声愤怒的前一天。

▼瑞典品牌H&M此前发出的一份“拒用新疆棉花”的声明在3月24日被广泛关注,从中国共青团中央、央视、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对瑞典服装品牌H&M发起攻击起,中国网友群起抵制,爆发一场全面抵制洋货的运动,包括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等中国电商网购平台也已经大动作将H&M商品全数下架,甚至连百度地图、高德地图上也已经搜寻不到H&M的实体门店。战火在不到48小时内已经蔓延至Nike 耐克、Adidas 阿迪达斯、MUJI 无印良品、CONVERSE、Uniqlo 优衣库等十余个国际品牌。与之合作的艺人们宋茜、陈奕迅、杨幂、迪丽热巴、易烊千玺、井柏然等无不赶忙跳出来撇清跟这些品牌的关系,迅速切割。

之后,“H&M中国”发表声明回应中称:“H&M集团一贯秉持公开透明的原则管理我们的全球供应链,确保全球范围内的供应商遵守我们的可持续发展承诺如《经合组织负责任的商业行为准则》,并不代表任何政治立场。”并称“一如既往地尊重中国消费者”,“目前在中国与超过350家生产厂商合作”。
在这份回应中,H&M集团并未对其此前抵制新疆产品的错误声明作出纠正。言辞暗含着绑架生产商的意味,如果H&M没有生意,这350家中国生产厂商也没有好果子吃。

自3月24日起中国爆发一场全面抵制洋货的运动,从中共共青团中央、央视、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对瑞典服装品牌H&M发起攻击起,战火在不到48小时内已经蔓延至耐克、阿迪达斯 、巴宝莉等十余个国际品牌。

年赚中国74亿!

官网资料显示,H&M集团创立于1947年,是全球第二大时装零售商,总部位于瑞典,拥有H&M、H&M HOME、COS、Monki、Weekday等七个品牌。公主要经营销售服装和化妆品。H&M的发展惊人,拥有超过3000家专卖店,足迹遍布28个国家。德国是它的主要市场,其次是瑞典和英国。

H&M 90%销售额来自海外,中国是其扩张最快的海外市场。数据显示,截至2020财年,H&M集团在全球74个市场共开设5018家门店,在中国内地146个城市共拥有445家门店。2020财年,H&M集团在中国内地销售总额为97.5亿瑞典克朗(约74亿元人民币),位列H&M集团全球前四大市场之一。H&M在中国市场的注册会员已突破1400万人。

「企查查」显示,H&M隶属于海恩斯莫里斯(上海)商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JYRKI PETER TERVONEN。H&M在华总部设在上海,有3家分支机构,分别为:海恩斯莫里斯(上海)商业有限公司、H&M海恩斯莫里斯(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和 H&M海恩斯莫里斯(上海)服装服饰有限公司。
今年年初,H&M旗下的北欧生活方式品牌ARKET和女性时装品牌& Other Stories宣布将在中国开设实体店。按照原计划,ARKET将于2021年秋季在北京开设旗舰店,& Other Stories将于2021年秋季在上海环贸iapm商场开设全国首家线下门店。

与中国350多生产家厂商合作

H&M没有自己的生产加工厂,H&M 所销售的服装服饰均由其委托的世界各地制造工厂生产。H&M全球供应链体系包括从服装服饰生产到市场销售,从设计到分销,从消费者到回收再利用的所有环节。

3月24日,@HM中国发表声明回应中表示:“目前在中国与超过350家生产厂商合作”。

据北京服装学院商学院2018年研究数据显示,在 H&M全球供应商中,中国供应商数量居第 1 位,其中铂金供应商 6 家,金牌供应商 93 家,银牌供应商 246 家。在华一级供应商为245个,旗下制造工厂为435家,占H&M全球制造工厂的27. 0%;加工工厂为311家,占H&M全球加工工厂比重的28. 7%;二级供应商为168个,占H&M二级供应商的47. 2%。

2013年,H&M首次对外披露其全球供应商名单(supplier list),并成为全球首家公开全球制造商和供应商信息的时尚零售品牌之一。供应商名单的信息包括:生产国、供应商名称、工厂名称、地址和供应商分级等。

在H&M的官网上,消费者能够查询所有服装及大部分 H&M 家居产品的供应链信息,例如:产地、供应商名称、生产工厂名称、工厂地址及工厂员工数量。虽然商品详细信息目前只能在网站上查阅,但消费者在门店中进行购物时,可以使用 H&M 开发的手机软件通过扫描商品条形码查询商品信息。

物流系统一天处理160多万件

为了加快对市场的反应,H&M在公司内部建立了一个名为ICT的信息交流平台,使得销售、库存、采购计划和生产能力等信息可以在全公司分享。

在生产制造方面,H&M全部采用了全球采购的外包模式,令顾客能以“廉价消费享受尖端时尚”是H&M的核心竞争力。具体来说,就是通过减少中间环节,与供应商直接沟通,同时扮演进口商、批发商和零售商的角色,还通过大量采购来降低采购成本。

在物流方面, H&M也是采用了物流外包的模式。H&M的整个物流系统外包给DHI 和GREEN CARGO等的专业公司,一般的货物运输则转包给各个专业运输公司。其中央物流体系通过一个基于网络基础的供应商管理平台跟踪所有货物从发货、出关、通关到总部的全过程,甚至能跟踪物流公司的动态。这个管理平台大大提高了物流效率,共有2300多名员工进行该系统的全程操作,该系统每天能处理的货品达到160多万件。

在货物运输方面,与竞争对手ZARA采用空运方式不同的是, H&M尽可能采用低成本的运输方式。来自欧洲供应商的产品通过铁路进行运输,而从亚洲来的商品则采用海运,至于从中央仓库到分销中心的货物, H&M采用卡车进行运送。

背后是供应链主导权之争

“抵制新疆棉花,本质是排斥中国供应链。”
“这不是单个品牌的行为,是BCI这个组织,经济利益成分更大,背后是对棉花供应链定价权和标准权的掌控。”有服装行业专家分析指出,BCI是供应链联盟,掌握定价权。
H&M禁用新疆棉花的背后,还有Nike、Gap、Zara、UNIQLO等品牌,他们背后的主导者,实为BCI,背后是供应链主导权的争夺,以及定价权和标准的争夺。

BCI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其零售品牌会员的棉花用量超过300万吨,占全球用量的10%,BCI的供应量则占全球的30%左右。BCI组织的采购量和供应量在全球首屈一指,掌控着棉花的标准和定价权,影响力不言而喻。

禁用新疆棉花,本质是排斥中国供应链。中国产棉占全球约22%,新疆棉花产量占中国80%,目标不是新疆棉花,而是中国棉花,甚至是中国纺织供应链。

“近年来,我国纺织业突飞猛进,已成为世界纺织大国,并以低廉的成本,在世界市场上所向披靡,迫使许多国家纷纷设限。”新华社农业记者董振国和林嵬在《记者观察》杂志中表示。

为设限,美国在2018年4月和9月、2019年5月和8月加征关税商品清单都涉及了棉花产品,对棉花加征25%的关税。

2020年7月1日,美国政府发布所谓“新疆供应链商业咨询公告”,警告企业不能让供应链与新疆等地所谓“侵犯人权”实体发生联系。

表面看起来很荒谬的抵制新疆棉花,实际上还是争夺定价权的问题。抵制的背后是中国棉花的快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