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分析最透彻的文章

图文来源: 互联网 (仅供参考)

编辑: HM

发表于: 2020/08/05

71 views

点击图片可看大图

(后续) 据美国之音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6日签署2项行政命令,将在45天后禁止美国国民或企业与TikTok及其母公司中国企业字节跳动、微信及其母公司腾讯进行业务往来,违反规定者将受到处罚。
特朗普总统援引了《国际紧急经济权利法》(IEEPA) 、《国家紧急法》(National Emergencies Act)与301条款,以解决美国信息通信技术供应链所受到的威胁。命令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发拥有的行动应用程序,特别是在美国相当普及的TikTok,持续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外交政策与经济,因此需要采取必要措施。

白宫发布这2项行政命令之前,美国联邦参议院才一致通过《政府设备禁用TikTok法案》(No TikTok on government Devices Act),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发放的设备上使用该应用程序。众议院于7月就通过了这项法案。

◾️中国社交媒体软件“抖音”(TikTok)继印度、美国、澳大利亚采取行动之后,最近日本也宣布对海外版抖音Tiktok采取行动。
遭美国总统川普封杀后,在强迫出售的压力下,字节跳动(ByteDance)同日发表声明,称正考虑在美国之外的主要市场,重新设立TikTok总部,以更好地服务全球用户。
与此同时,据英国《太阳报》报道,字节跳动欲将总部迁往伦敦的决定,已得到英国内阁大臣级别官员批准,而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发言人同日亦没有断言否认传闻,且仅称是个商业决定。但在中美交恶的大格局下,英国是否容许抖音落地生根,显然有浓厚的政治意味。

〖海外版抖音近年受到大量用户追棒,单是美国的月均活跃用户已高达8千万。
在美国“黑人命贵”运动中它起了很大的作用,还有TikTok把川普的一次重要的连任造势大会搞黄了。造势大会前一些美国年轻人用TikTok集体大量订票,造成有数十万人将与会的假象,但届时只有6千人到会,把川普给耍了。〗

继上月底,川普宣布将签署行政命令封杀抖音,川普更在8月3日表明,若抖音未能在9月15日前完成卖盘,将会遭到华府封禁,但他同时亦表明不反对微软或其他美国公司收购抖音。

字节跳动将失去其崛起称雄的核心竞争力——智能算法主导的信息分发。

张一鸣的头条帝国,成于他精心设计的智能算法,也因为这个智能算法在海外翻船。
2012年3月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时,就是最早把人工智能技术大规模应用于信息分发的公司之一。无论是起家的搞笑社区“内涵段子”和推荐引擎“今日头条”,都是基于数据挖掘的算法技术为核心驱动,来实现资讯分发、内容分发。这与微信微博、Facebook等以社交分发资讯有明显不同。
社交分发是以你的社交关系链作为分发的基础,你关注的对象决定你能看到什么。而算法分发则是基于你的价值观念与兴趣爱好,通过各种算法琢磨出你有什么兴趣和偏好,然后向你精准“投喂”内容。表面上算法分发更能精准地匹配用户的需求,提升用户体验,但在另一方面却会禁锢甚至极化用户的价值观念,因而放大了「信息茧房」效应。

今年高考江苏卷作文题出现「信息茧房」这一概念。本来互联网就会加速构建使用者的「信息茧房」,如果加上算法主导的“审核系统+推荐系统”,那用户会待在他适合的「信息茧房」中“乐不思蜀”了。如果说一个人被他的社交圈子(同学、同事、亲戚朋友等)影响,我们都可以接受,因为这本已被人的社交属性所决定了。但一个人的信息来源、思想观念被一个精密的算法所主导时,那么这个人就成为机器算法的奴隶了。因此,当有自媒体文章说“抖音改变了世界,美国政府改变了抖音”时我笑了,抖音岂止是改变世界,而是要改变整个人类的生存方式了!

然而,今日头条、抖音、TikTok的问题远不止于「信息茧房」这类传播伦理问题,不然像日本这样媒体很开放的地方也不会采取行动。
因为“算法分发”要做到精准匹配,就有两个命门罩在头上:一是“隐私门”——必须时刻关注用户的动态,精准搜集用户信息,这样算法分发才能做到信息内容的精准匹配,才能精准投喂,与用户的癖好形成互动,用户的体验也才会更好。毫无疑问,大量搜集用户信息无疑对用户隐私权构成威胁。
抖音出海以来,就不断遭到侵犯用户隐私的指控。2019年2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指控TikTok非法收集儿童的个人信息,最后TikTok同意支付570万美元来解决司法部提交的FTC投诉。

更重要的是,如此大量的用户信息和隐私搜集对他国的信息安全形成极大挑战。
算法分发除了基于用户兴趣、新闻时效、热点进行推荐之外,还会基于地域、时间、场景等推荐,因此需要追踪用户的搜索历史、地理位置等信息,甚至对用户发布内容的场景进行针对性分析以获取用户数据。在大数据下这些用户信息除了可以用于信息分发、广告推广之外,还可以有其他很多应用。因此,各国政府对于用户信息搜集都保持高度敏感。

尽管TikTok一再澄清不在中国运营,中国政府无法访问TikTok用户数据,在美国,TikTok由美国实体运营,但是仍无法解除国外的担心。CyberInt首席网络安全研究员Jason Hill认为,位于美国以外的科技公司“受制于不同的数据处理标准或治理”,“虽然很多人可能并不关心这一点,但在政府,军队或敏感角色工作的用户可能会考虑将他们的个人数据暴露给外国实体的后果。”
二是“审核门”。如前所述,在「信息茧房」中,算法不会分辨内容的善恶好坏,只知道你喜欢什么我就给你“投喂”什么,只要你感觉好、粘度高。为此,即使有强大的智能算法,但还是免不了人工审核,来判断算法分发的内容是否有违社会伦理道德。由于推荐的内容量很大,需要人工审核成本也很高。更重要的是,有了人工干预(不管是人工审核还是对算法中权重进行调整),分发内容就会有偏向性,从而影响到用户。尤其是在拥有庞大用户后,算法分发平台已经不是一个媒体平台,也不是一个社交平台,而是拥有强大影响力的政治实体。
这样的实体,即使由本国掌控,各国政府都感到害怕,更何况被外国实体掌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