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刚被杀及分尸案又开庭 疑犯声泪俱下说案情

图文来源: 互联网 (仅供参考)

编辑: HM

发表于: 2018/05/30

291 views

点击图片可看大图

◾️2018-06-01 赵利(Li ZHao, 译音)的妻子李小梅(Xiao Mei Li, 译音)在苑刚死后的第一天,使用之前所获得的授权,盗取苑刚银行帐户200万元,正面临刑事诈欺罪的检控。

◾️轰动加拿大的华裔富商苑刚被杀及分尸案,5月29日在BC省最高法院再次开庭审理。被告赵利(Li Zhao,译音)出庭作证为自己辩护,声泪俱下的描述了案发经过。赵利法庭画像。(Felicity Don 绘制)

苑刚要赵利用女儿换公司股份

据本地中文媒体报道,赵利在法庭描述:案发当日(2015年5月2日),妻子和岳母在吃完午饭后出门散步,只有赵利和苑刚留在家里。
由于喜欢打猎,赵利自己发明了可以增强打猎技术的枪架和快速瞄准器。在聊天期间,赵利向苑刚展示自己的成品,并示范如何操作。苑刚对武器非常满意,认为可以开新公司做生意,赵利可以拿到每月4000元的工资。
但赵利表示,是自己发明了并制造了枪架和长枪,开公司的话也是要占股份的! 没想到,苑刚竟然开口让赵利把女儿嫁给他,就能给赵利50%的新公司股份。
赵利立马急了,用女儿做陪嫁,可不是能开玩笑的,他大骂苑刚“荒唐”,亲戚之间怎么可能通婚! 简直是畜牲。赵利在法庭上解释说,自己只有一个女儿,长得漂亮又优秀,怎么把她可能嫁给一个欺负女性、坏事做尽的男人,不能把女儿的一生毁灭。
见无法满足自己的要求,苑刚也很气愤,说“我想做的事谁也阻不了,就凭你?” 情急之下直奔赵利冲了过去,开始打他。赵利为了自卫,随手拿起了一个铁锤。结果苑刚更愤怒,抢过铁锤边骂边打:“小样的! 你敢拿锤子,我踢死你!” 就这样,两人从屋里打到了院子里。
随后,赵利又跑回屋里,拿起了长枪警告苑刚不要动,并离自己的女儿远一点。结果苑刚反而嘲笑他的枪也就打打老鼠,“黑社会老大都怕我,就凭你?”

自卫开枪 出现幻觉

赵利骂苑刚“猪狗不如”,苑刚气急败坏的举起锤子要打赵利,赵利在后退的时候脚下踩空,重心不稳,导致手中的枪走火:枪响了。苑刚见对方居然敢开枪,显得更愤怒,便冲上去抢赵利的抢。
当时的情况太乱,时至今日,赵利也无法记起第二枪是如何发生的,枪响后只见苑刚动也不动,双眼睁大,嘴角开始流血……
赵利这才意识到,苑刚应该是死了。描述到这段时,赵利更是在庭上声泪俱下,边擦眼泪边说“那时候我知道他已经死了,事情严重了”、“不知该怎么办”。
这时候妻子和岳母回到家,看到死去的苑刚都吓坏了。赵利赶快说,事情与她们无关,赶快离开!

电锯(electrical saw)分尸百余块

为了掩盖罪行,赵利先将尸体移到车库,然后决定抛尸。但是他根本无法将一个成年人的身体搬运到打猎区。这一下,碎尸的念头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赵利在庭上再度哭着说,“当他准备下刀时候手抖得很厉害,身体很虚弱、头也很晕,只能用黑色垃圾袋盖着尸体,闭着眼休息一会。”
就在这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赵利表示当时自己出现了幻觉,仿佛有个声音告诉他要切一头熊。赵利听到指示,便开始下刀。直到家里的佣人叫他,他才恢复了意识,发现自己竟然在切尸体!
恢复意识的他手又开始颤抖,甚至切到了自己的手,所以决定再休息一会。就在他休息的时候,幻觉又来了,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中间清醒了一下,但是再睡过去还可以继续做完这个梦。于是他继续切完了剩下的尸体。
赵利辩解时表示:他看过分尸后的照片,发现有的地方切得很整齐,但有的地方却奇形怪状。所以说明自己当时的精神状态确实有很大的变化,才导致这一点。因为自己切过上百块的熊,如果是同一个人做的,技术也应该一致。
在分尸后,赵利并没有马上进行抛尸,而是把肉块放进了冰箱。

苑刚人品差 召妓患性病

赵利在法庭上还表示,苑刚有很多女人,时常上网召妓或者与女人搭讪,甚至被中国最大的交友网站列入了黑名单。赵利还接到过诊所的电话,说苑刚患上性病,并询问他有多少性伴侣,不排除是因为不检点而受到了感染。
在与苑刚有亲密关系的女人中,有不少还为苑刚生了孩子,但苑刚却从来没有给她们提供过生活费和抚养费,更不会让她们知道自己在哪生活和居住。
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的女儿,赵利气愤的认为,他最看不起苑刚的,就是他对弱势群体十分高傲,完全不尊重女性的行为,不仅不负责还对女人大打出手,就连自己的母亲也骂。但是他对社会地位高于他的人,就会换一副面孔:毕恭毕敬、低声下气。
曾经有个女人,就因为无法忍受屈辱而想要自杀,好在抢救及时,没有丢掉性命。后来,省儿童厅还把女子和苑刚只有5岁大的女儿送到赵利家暂住。

赵利被指控二级谋杀罪(second-degreemurder)和渎尸罪(interfering with a human body)。

◾️家人审前公开案件内情 且听一面之词
死者苑刚(左上图)家人昨日委托律师Chris Johnson召开记者会,罕见地在审前公开案件内情。
苑刚家人透过律师的所有指控,皆未获得法庭证实,根据加拿大刑法,目前赵利仅为疑犯,尚未证实其有罪,将会于本月29日提堂进行保释聆讯。Johnson透露,疑犯赵利的妻子李小梅(左下图)为苑刚的表姐,两人之前与苑刚非常疏远,直到苑刚移民温哥华后才主动与其接触。苑刚之后发现赵利夫妇生活困苦,因此不仅聘用两人在他开设的加拿大国家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任职,更出钱资助两人及两人的女儿赵一鸣(洋名Florence, HBICTV Youtube截图)的生活开支。

赵一鸣在参加本地制作真人秀炫富节目•《公主我最大 Ultra Rich Asian Girls》(S1, 8集)「第3集」时,自称属于自己父母的豪宅、私人岛屿Pym Island和劳斯莱斯名车,其实均是苑刚所有。

苑刚是在数年前购入温哥华市新月路(The Crescent)3333号的豪宅,因为需要装修,而又购入乔治国王路(King Georges Way)963号的一间豪宅居住。苑刚将这间豪宅放在赵利夫妇名下,是为了「合法的税务原因」。约翰逊又透露,赵利积欠苑刚200万元,其中180万元为炒股失利。
苑刚至少有两名女儿,其中一人在本地,每星期至少会有4、5天住在苑刚的西温豪宅内。
警方证据显示苑刚遗体被斩成超过100块,迄今仍未将完整验尸报告交给家属。
「苑刚没有涉及中国的国营企业,而他私人投资的能源生意,与中国政府无关。」

◾️西温华裔富商苑刚遭谋杀及分尸案,2017年5月5日在卑诗最高法院,继续播出被告赵利被捕后,向警员Wilson Yung落口供的视频内容。赵利表示,在纠缠间向苑刚开两枪后,他的妻子李小梅(Lisa)和外母恰巧回家,目睹倒在血泊中的苑刚,两人惊慌失措,拟叫救护车急救;自忖苑刚已返魂乏术的赵利当时叫两人离开,随后把苑刚尸体拖入车库,再出动电锯加以肢解,并且装入黑色塑胶袋。他说,原想把肢解的尸体放在车厢里,分批扔掉,但因太累选择先睡觉,到翌日起床后就遭警方拘捕。
表姐夫透露血案的直接导火索是苑刚要娶表侄女、赵利的女儿赵一铭(Florence Z)。赵一铭可以说是赵利的骄傲,掌上明珠,在他看来,苑刚除了有钱哪一点都配不上自己的女儿,打他女儿的主意就等于要了他的命。
5日的聆讯是正式审讯前的预审(pre-trial),作用是由法官与控辩双方审核证人的证供是否可以接受。被控以二级谋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的赵利,在庭上全程倚靠普通话传译,聆听审讯。死者苑刚的胞弟苑强周五也出庭旁听。该案将于本月29日开始正式的审讯。

添加新评论 Add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