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上海小红楼案 涉案女性爆出惊悚案情

图文来源: 互联网 (仅供参考)

编辑: HM

发表于: 2021/12/04

121 views

点击图片可看大图

电视剧《扫黑风暴》(, yto),孙红雷、刘奕君、张艺兴、吴越、王志飞、刘之冰、吴晓亮、江疏影主演。备份《扫黑风暴》(, cmdy),《扫黑风暴》(集, me41),《扫黑风暴》(mphj1),

▼上海“小红楼”黑势力覆灭始末
来源:文|财新周刊 唐爱琳 https://weekly.caixin.com/m/2021-01-16/101651527.html

▼上海小红楼案:对于女人来说,哪里是安全的?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74134.html

▼上海小红楼案足以说明为什么代孕嫖娼不能合法化
https://posts.careerengine.us/p/61aaf7922f4b321792b9deb0?from=latest-pos...
文 | 挪威

上海市杨浦区许昌路632号看似破旧的七层小楼,楼房的外墙贴着红色墙砖,或许因为这个的原因,坊间称其为“小红楼”,是本案主犯赵富强的主要据点。
该怎么了看待上海小红楼案呢?我认为,算得上发生在中国文明程度最高的城市最惊悚的案件之一,而且要不要在这里加上「之一」我很纠结。

关于这起案件的来龙去脉,我建议大家去阅读财新刊发的深度特稿,《上海「小红楼」黑势力覆灭始末》,网上应该找得到,而且这是我认为关于本案写得最全面、最不煽动、最有细节的文字内容了,不过本来也没有多少媒体写过这个案子。

我看完之后最大的感受是,它并没有把上海这座城市描绘成人间地狱,但你对黑恶势力下个体的孱弱能感同身受,这是一种无解的、很难看到希望的弱。

即使是在上海这种规则清晰、法治化程度高的城市,一旦黑恶势力染指,偌大的上海,也很难保全一个普通人,为什么要扫黑除恶,我想这就是原因。

过程我就不写了,财新特稿都有。

我关注的点在于,小红楼的幕后控制人赵富强究竟是怎么控制被他用各种手段哄骗过来的女性?答案是各种手段都有,你想到的,想不到的,无下限的,变态的,都是他控制女性的手段。

比如软禁和精神控制,把女孩子软禁在红楼中,偌大一栋楼,在门廊和过道中不厌其烦地设置门卡,禁止人员私自流动,不同楼层不同房间都需要门禁卡才能打开,违反规定就会直接被暴打,被痛骂,打到她们产生深深的恐惧,而这一切都当着其它女孩的面,精神控制,杀一儆百。

再比如裸照和视频,他会把女孩发生关系时的过程拍摄下来,成为控制她们的手段之一,如果有女孩想要逃跑,他会扬言说把这些照片发到网上,贴满全世界,甚至直接贴到你老家所在的村子里或者小区,让你和你的父母名声败尽。据报道,还有女孩反馈,赵富强还会在她们的隐私刺上「赵富强专用」之类的文字来进行控制。

但这都算轻的。

为了让女孩能被控制,把女孩家里的父母亲戚都招过来工作,男的做保安,女的做保洁,一家人都沦陷,都绑在这条船上,如果女孩不听话出了事儿,打翻的不只是赵富强,她一家人都会出事儿,如果是你,你怕不怕?案件判决书说了几个例子。

有个女孩沦陷其中,而父亲被赵富强招过来做清场,负责断水断电,最后都被判刑了;还有一个女孩,兄妹三人最后都上了这条船,有一个哥哥被安排在纠纷组,也是负责清场,最后被判了15年,另一个哥哥也被判刑。

另外,取卵代孕也是他控制女孩的办法,卖卵可以挣钱,代孕出生的孩子,也可以成为这些为人母的女孩的软肋,通过控制孩子来控制母亲。

这些控制网,足以把一个女孩捆得无法动弹,更何况,当时赵富强背后,还有巨大的关系网。从2017年到2019年,他强行和5名女孩发生过关系,有一名女孩实在受不了报警了,但在庭审中,赵富强称,五位女孩,都是自愿和他发生关系。

看到了吧,自愿。

总之,他有无数种方法,控制每一个落入手里的女性,让她们做再不愿意做的事情但对外也会解释成自愿,而非被迫。

另外,不要以为这些被骗的女孩都是因为经验不足或者其它什么,被骗是因为内幕实在太深,比如有位女孩学识相当不错,本来是来应聘《平安上海》栏目组的运营,这是很正常的找工作吧,大家都可能会遇到,但她不知道,这档栏目背后的投资人,也是赵富强,于是懵懵懂懂地通过栏目组入职,本以为自己做的运营,结果到最后也被控制,一步步沦陷在泥潭中。

我再次想起了很早之前关于代孕合法化以及嫖娼合法化的讨论。

尤其李云迪进去之后,很多人觉得,你情我愿的事儿,怎么就触犯了这么多人的底线,怎么就变成违法了,呼吁嫖娼合法化的呼声还挺大的;至于代孕合法化,不少人看到其它国家是合法的,便认为在我国也应该可以合法。

而呼吁这些行为合法都基于一个共同的原因,都是自愿的。

你现在看到了,在上海小红楼案中,赵富强也创造了很多的自愿,也能让很多女孩俯首听命,大气不敢出,甚至报了警还能撤案,他说他们都是自愿的,而这些女孩只能不吭声。有些人不是说自愿就没问题吗?那就给你自愿好了,有没有问题?其实考虑这种事儿其实很简单,只要把自己的女儿或者老婆或者就是自己代入其中就行了,如果当事人是他们,是你自己,你还会觉得这种自愿没问题吗。

在明确嫖娼代孕是违法的环境里,都能控制这么多女孩创造出这么多自愿,如果这些行为真的合法了,只要是自愿就没有问题了,我相信创造自愿将会成为成本最低的商业活动。

而且我很难理解为什么总有人喜欢在人类底线上讨论自由,吸毒自愿要不要合法化?嫖娼自愿要不要合法化?唯一的解释是,赋予底线问题越多的自由裁量空间时,就会有一批人能从中更好获益,而且是巨额利益,无法想象的天量利益,但我认为,这些和绝大部分普通人无关,和如你如我甚至比你我更好一些的阶层也无关,至于普通人,至于你我,只会成为利益的代价,而代价,是一个比棋子更悲剧的词语。

如果你有女儿,我想,你不会希望她生活在一个只要是自愿就是合法的社会里,我也不希望。因为力量有限,你无法护她绝对周全,你倾其所有可能也无法和某些轻易就能让很多人哭着说出自愿两个字的人相抗衡,所以你只能寄托于法律,但倘若这个时候,法律说只要是自愿就没有问题,那你只能扛着加特林去找这些人对线了,但你会发现,你加特林还没有到手可能就被抓进去了,因为持枪是违法的,而即使你侥幸拿着加特林找过去了,你也会发现,他们有几十台加特林,你根本打不过。

看完上海小红楼案,此后每次碰到这类在法律边缘、人类底线边缘上讨论自愿即合法的时候,要意识到,你我皆凡人。

-END-2021年12月03日-

saoh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