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佬的饭局

图文来源: 互联网 (仅供参考)

编辑: HM

发表于: 2017/12/03

302 views

点击图片可看大图

(后续2019年) 2019年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丁磊的饭局仍在继续,但捧场的只有百度李彦宏。吃了一半,浪潮集团的孙丕恕才加入进来。饭桌上,李彦宏对丁磊说:“今天有点冷,咱们喝热的吧。”这一幕被记者抓拍到。当时,李彦宏和丁磊,还都穿着短袖。
早在2017年底,随着乌镇饭局的进行,网上一首打油诗开始流传:一无所有王健林,不知妻美刘强东;悔创阿里杰克马,普通家庭马化腾。
在当时,这不过是几位“大佬”的自嘲与调侃,但今天却发现,这几句打油诗的后三句,几乎是一语成谶。
“不知妻美”刘强东,去年8月爆出出轨与性侵事件;“悔创阿里”杰克马(马云的英语名, 洋名:Jack Ma),今年9月份退休,离开了他一手建立的阿里;“普通家庭”马化腾,此次乌镇大会,以“身体有恙”拒绝出席。
同样是2017年,高光时刻的中国互联网行业,出现了一个极度刺耳的音符——2017年5月,悟空单车破产清算,吹响了中国互联网下半场的开场哨音。
随后,便是漫长的破产清算跑路潮,一家接一家,一个行业接一个行业。共享单车、网约车、充电宝、信用借伞、小贷、P2P、互联网金融……
“丁磊饭局”“东兴野宴”觥筹交错的光影中,影射着中国互联网江湖的兴衰崛起和没落。

2017年浙江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成为每年互联网大佬的一次大聚会。出席饭局的,网易创始人丁磊、腾讯CEO马化腾、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搜狐董事长张朝阳、360董事长周鸿祎、华为消费者BG部门高级副总裁余承东、新美大CEO王兴、百度CEO李彦宏、百度总裁张亚勤、小米CEO雷军、58同城CEO姚劲波、京东CEO刘强东、爱奇艺CEO龚宇、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今日头条CEO张一鸣、联想CEO杨元庆、滴滴出行CEO程维等。台面上缺了马云、李彦宏、张朝阳。

(后记) 2017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刘强东首次活跃在饭局之上。先是在丁磊的“猪肉局”上露了个面,10分钟后刘强东便与美团CEO王兴一同出现在“东兴局”上。马化腾自然是“东兴局”的绝对主角,刘强东与王兴伴之两侧。好酒的刘强东与爱劝酒的马化腾倒也合拍,喝了个痛快。然而,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刘强东入了这个局,他便再也唱不了主角了。

(后续2018年) 乌镇,昭明书院里,那个坐下了“半个中国互联网圈”的饭桌边,1年前的觥筹交错、宾主尽欢已经散尽,取而代之的是席中人们大起大落的人生际遇和饭桌底下的一团混战。
“大饭局”回归“小饭局”,开始是丁磊、张朝阳以及华为消费者业务云服务总裁张平安三人的小聚,接着就是马云、周鸿祎的入场。2017年的主角,京东刘强东和美团王兴则是双双缺席。
青山依旧在,“东兴局”终散。
这样的结局似乎从当时大家的座次排位就隐隐可以预见。如果可以选,右边的诸位,还会再来赴宴吗?

▼美国时间2018年8月31日晚,就在明尼苏达大学一间公共教室,京东商城创办人兼执行长刘强东被捕,涉嫌罪行为“犯罪性行为-强暴-既遂”,9月1日下午被0元保释,没有扣留护照,随后很快就回了国。刘强东隔天笑容满面地出席了和山东如意集团的合作仪式,一点也没有被捕的阴霾之气。人们觉得刘强东可能没什么事情,大多数人都觉得这是一场针对刘强东的阴谋...
京东在2014年5月22日上市。为了巩固经营权,京东设计的同股不同权制度,B股的投票权是A股的20倍。以2017年2月的数字,腾讯以黄河投资的名义拥有京东18.1%,但只有4.4%投票权。刘强东拥有京东15.5%股权,在董事会中的投票权高达79.5%。京东内部的公司条款规定,董事会不得在刘强东未出席的情况下,召开正式会议。京东只有五名董事,包括三名独立董事、刘强东以及腾讯集团总裁刘炽平,能制衡他的人几乎没有。
京东没有二把手,没有像阿里巴巴那样战将云集。在阿里,除了马云之外,蔡崇信、曾鸣、张勇、彭蕾等合伙人也拥有极高的知名度。如果阿里巴巴的马云出现意外,30多人的合伙人团队可以在最大程度上实现缓冲。如果京东的刘强东出现意外,京东可能会陷入群龙无首的乱局。

  一、几场混战

  中国人素来喜欢以饭设局,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件都跟饭局有关。从舆论的热度来看,“东兴局”已经和“鸿门宴”、“杯酒释兵权”并列,成为中国知名度最高的三大饭局之一。
  座位的排位也充满了中国式玄机。左为尊,主财位,右边的则普遍遭遇了“水逆期”。如果再回头看1年前东兴局的菜单,满篇的“合作共赢”如今恐怕只剩“你死我活”。

  1. 腾讯 vs 今日头条

  腾讯四海蒸龙虾,绝对是饭桌上最炙手可热的硬菜。四海的小兄弟都围绕在腾讯周围,享受蒸汽升腾的一丝“鲜气”。
  但这也让饭桌上保持微笑的张一鸣,始终悬着一颗心。彼时,头条和腾讯之间的暗战早已显现,头条微信必有一战的论断更是不绝于耳。事实上,微信也的确反复试验诸如“看一看”之类的资讯分发功能,而微信订阅号将改版成信息流页面的传闻时不时就会让张一鸣紧张一次。
  这种紧张很快就从纸上推演变成了兵临城下,一时剑拔弩张。2018年春节开始,抖音的爆发性增长不仅仅在夺取用户时长,更展示了社交视频化的可能性。
  微信的护城河开始发挥作用,微信出现一些奇奇奇怪的“故障”,机制,从头条系产品分享出去的链接凭空消失,最后被系统彻底“抖动”出去。封杀、微视抄袭……头腾大战走向白热化。双方甚至一度陷入了“口水”战,互相指责对方黑公关。

  2. 滴滴 vs 美团、朱啸虎 vs 摩拜、滴滴 vs 摩拜

  酒酣耳热的饭局最容易让人迷失,不知道当时的程维心头是否有过一丝疑虑,洋洋洒洒的“藏头诗”里,竟然没有滴滴的名号。
  草蛇灰线里隐埋了他之后的运数:在与美团的竞争中败北,成为腾讯弃子。
  这一年,滴滴进退失据:前有追兵,美团砸重金补贴上线美团打车,跟滴滴短兵相接;后失援手,在与美团的收购摩拜争夺战中,又输给了对方。
  如今,深陷舆情风波的顺风车,俨然就是滴滴的真实写照。
  不过,当时的滴滴没有完全预见到今天的局面。要不然,程维也不会在几个月后,满心欢喜地向只有一座之隔的王晓峰递出offer,缺聊不到被腾讯递回了一张“否决票”,再眼睁睁看着摩拜转身加入美团。
  再看看斜对角坐着的,谁人不识朱啸虎,卖掉了手上的摩拜股份套现走人。这顿饭,摩拜ceo王晓峰应该是最忐忑不安的那个。这张饭局合影几乎成为了他在互联网圈的最后一次公开露脸,此后随着摩拜被卖给美团,他和其他创始团队被踢出局,他本人也已经淡出了这个圈子。

  3. 腾讯 vs 京东

  兄弟阋于墙,更何况建立在利益上的“兄弟情”,更不堪一击,这种微妙在腾讯和京东的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饭桌上亲如兄弟的腾讯和京东,背地里却打着各自的算盘。腾讯默默在自己的院子里培养出了一个拼多多,并极尽“恩宠”,凭着微信朋友圈、小程序的强大流量传播,迅速扩张上市,据说订单已经超过京东。
  而京东,借道腾讯的流量,犹如饮鸩止渴,不管后面有没有出现强东性侵的“黑天鹅”,京东和腾讯之间,都不复从前了。

  一、市值大起大落

  所谓政治,就是把自己的人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的少少的。从这点上来说,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马化腾,是这几年互联网圈最讲政治,也最懂政治的。几年前,腾讯还是互联网世界的全民公敌。来到2107年,腾讯的高管已经开始不时爬到道德制高点暗讽阿里:“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东兴局是小弟们设的,黄袍也是被披上身的,但马化腾的核心地位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在对未来进行预测时,马化腾提前敏锐地判断道:流量和内容,一个是入口,一个是制高点。凭借QQ和微信,腾讯控制了中国互联网的流量总阀。除非你像阿里、百度、今日头条一样可以自创流量,否则就被腾讯掐住了命运的咽喉。
  但这一年来,势头起了微妙的变化:腾讯市值蒸发超2万亿,创下年内全球企业跌幅第一。而且因为创新能力衰落等原因,腾讯还面临着没有梦想的质疑。
  与腾讯一样失落的,还有京东。刘强东大概会把京东市值瘦身三分之一的原因,归咎到自己的“黑天鹅”事件——涉嫌性侵女大学生中,但实际上,早在那之前,京东就已经被投资人看淡。一个标志信号是,同样也在饭桌上的高瓴资本投资人张磊,大幅减持了京东股票。
  张磊是刘强东的人大校友,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不仅早期出钱帮京东建物流,也撮合了他与腾讯的合作。
  不知道刘强东有没有想到,紧挨着他坐的“至亲”会在几个月之后离他远去,但他一定深刻理解了那句话:资本市场不相信眼泪。
  也有日子过的不错的。比如成功上市的雷军、王兴,比如估值超过百度、京东的今日头条,比如押对了宝喜提拼多多、新美大上市的沈南鹏。
  总有人喜欢把互联网当做一个圈子,谈论谁是核心,谁在圈外。推杯换盏的时候,可能连饭桌上人也会恍惚:从此有了同盟,江湖我们一起闯。
  但中国的饭局总来不是表面的和气轻松。毛主席早就说过,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添加新评论 Add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