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口译员

图文来源: J.J.博客

发表于: 2014/01/04

170 views

点击图片可看大图

  社区口译员这一行业并无严格的门槛,很多国内的资深翻译,也许一份履历就足够让你快速入行。对于初涉此领域的新手,参加针对社区口译员的专门培训是一块常用的敲门砖。
  除了college提供的口译培训课程,最快捷获得社区口译资质的方式要属各家翻译机构直接提供的培训课程:MCIS,Center for Education and Training, Skill for Change,Access Alliance..etc.

  100小时的社区口译员课程包括:社区口译领域的基本知识和相关术语:Toronto Public Health, Children’s Aid, Hospital, General Medicine, Immigration and Refugee, Police Station, Family Law, legal system basics。老师们都是各族一的资深翻译,有过医院–法庭–社区各行各业丰富的经验。

  我们要完成翻译一本厚厚的术语手册,作为毕业条件之一——这些术语在你真正身临其境使用它们前,常常不make sense。不过这本实用的手册会经常在你完成一个assignment后,让你恍然大悟。
  完成课程后你需要参加一个社区口译员的语言技能测试,可以选择ILSAT,也可以选择CILISAT。都是基础的会话,英文流畅并且上过课的同学都能一次通过。

开始工作了:

  毕业了! 在培训中,几位老师一再强调,只有主动才有活干! You must be aggrresive to get jobs. 如今我们每人要对着一串翻译机构中介的名单,去寻找自己的客户啦。

  对于毫无翻译经验的菜鸟,似乎只能靠执着的问路和自我推销来获得最初的assignment翻译机会。好在MCIS鼓励翻译自己打电话去要活干。厚着脸皮,我和几位同学曾经不停的对那位负责国语翻译的协调人电话轰炸。而我也曾在数次礼貌的拒绝后一度绝望。最后实在忍不住给协调人的领导邮件抱怨,才拿到我在多伦多的第一笔翻译,我开车一小时到密市一栋陌生的公寓楼,无比紧张的完成了一个其实无比轻松的任务。总算开张了。

  第一份工作仿佛带有某种魔法,再之后, 我们就不再被频频拒绝。有时候也会激动的接起显示为MCIS的电话,狂喜的记下一连串的assignment日期。

  除了 MCIS,我和同学们也像All Language, Exacta, Arco等公司投递了简历,并在之后得到了工作机会。但这些工作机会也如同多伦多的天气,毫无预警,也许在你正忙得不可开交时候一起找上门。而在你面对空空的日程时又冷冷清清。

  有的翻译和某家Agency或是客户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有的翻译则是和多家Agency合作。老师们当初的建议时,尽可能联系所有的Agency,把你自己推销出去!

翻译领域:(新手上路)

  MCIS的主要客户之一是大多地区的公共健康局。不少我的学姐学妹都应该有和孕妇班,护士,营养师打交道的经历。对于当了妈妈的翻译,也许这样的任务就像串门拉家常,还顺便学了营养饮食的tips. 对于还没有宝宝的年轻人,就当预备课啦。我曾经几个月坐守孕妇班,知晓了孕前孕后,护理婴儿的全过程。还四处向准妈妈,新妈妈卖弄学问。不过很快我的好奇心就开始抗议了。

  怎样能接触更多的翻译领域那? 没有经验,那么就去提升资历吧,我先后上课学了medical terminology和法庭翻译。虽然学得走马观花,多半知识还给了老师。但这些资历放到简历中,似乎对寻找关键字的软件颇有效果。我开始得到一些翻译机构的的medical assessment和discovery的工作。前者是保险公司为客户订好的事故后伤残评估。Discovery则是民事诉讼中的关键环节。是法律程序,但没有法庭的气势和严正。有的民事律师会利用discovery展示自身雄辩实力,争取更好的settlement deal,在这种情况下律师咄咄逼人,把简单的一句话说的神秘无—律师腔对翻译是很好的锻炼和学习。

  同时,我们也经常光顾为犯罪家暴受害人准备的庇护所,为受害人解释法律程序,或者只是庇护所的起居生活规矩。这样的翻译收入高过孕妇班,但庇护所的空气总让我觉得充满幽怨和歇斯底里的杀伤力。一次翻译任务后备觉劳累。

  除此之外,我们也会和儿童保护协会的社工一起家访,调查虐待儿童的举报。 到警察局翻译受害人的报案,和保险理赔员adjuster一起询问车祸当事人事件经过。

  我的很多同学们,也在交通法庭traffic court,小额法庭small claims court,和难民听证会refugee board上活跃着。法庭的翻译,听起来高深,其实也有不少既定模式。收入却是比社区翻译好多了。

收入:翻译能让你自给自足吗?

  这实在是因人而异,如果你有足够的经验,资历,人脉,又是很好的生意人。那养活自己应该不成问题。全职的法庭口译和医院口译是翻译们理想的归属。如 果你做自由职业,那么市场价格通常是25每小时,2小时起价。如今MCIS的价格已经低到了20每小时。那么一天要做几个口译才能赚回生活成本那? 您可以做这个算数。

  我见过一些老翻译,总是在从一个assignment赶往下一个assignment, 还要担心会不会堵车迟到。这样的心跳,您是不是可以承受?

  或者如果您是经验笔译,可能坐在电脑前敲字是更好的谋生方式。笔译的价格大概是每个字1毛到2毛。如果每周能翻译几千字,比奔波的口译更实在些。有的翻译对我说,他一个月笔译的收入是口译一年的收入。信然!

  不过您还要注意了。自由职业者没有带薪休假,没有牙医保险,需要唿之即到您才有持续的生意。在享受周一到周五可以潇洒逛街的潇洒的同时,您要为自己的一切支出买单。当然买单的钱可以申报税务抵扣。

何去何从?

  如果在几年的磨砺后您成为法庭或医院的专职翻译,那么恭喜,享受您的翻译生涯吧。如果您的家庭不需要您挣面包,那么也好,翻译权当出门长见识透气。赚零用钱。

  如果您有超强的翻译背景,或者有庞大的人际关系网,客户群随手捻来,那么这份自由职业能让你灵活支配时间。不用为老板打工,不用处理单位人际。过闲云野鹤的自由生活!
  可惜这些优势我一个也没占到。在做翻译一年后,我发现自己对法律领域兴致勃勃,恰好我的翻译同学早已不耐自由职业者的颠沛,去做稳定的律师助理了。 频频的交流让我最终决定回到college去学同样的专业,并且很庆幸的发现自己总算找到了心爱的专业,而不是违心去学IT和会计…

  我的另一位同学则通过翻译机会转行做了rehab coach,康复教练。同样自由的工作收入超过翻译很多,有稳定的客户,也是心满意足,乐在其中。
  至少,翻译任务能让你对健康医疗,社区服务,法律援助,法庭等领域都略有接触,从中你很有可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职业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