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离职女导游说圈内事 有追踪访问

48 views

  不知不觉在加拿大做导游已经几年了,近期终于找到了新工作,我的导游生涯也划上了句号。在这个绝对以男性为主的行业,作为少数“异类”(女性),几年来真是酸甜苦辣,一言难尽。既有被人照顾、帮助的欣慰,也有被人调戏、骚扰的无奈。最让我留恋的还是导游的收入,老实说,我的新工作也未必能赚怎么多钱 (但工作职位听上去显然比导游体面一些)。

  加拿大华人导游的收入其实蛮不错的,至少比加拿大人的平均收入要高。拿我自己来说,旺季时月收入过万不稀奇,淡季时月入不到一千也正常。平均来说,每年都能进账5~6万,而且全是现金,报多少税就自己看着办吧。我这个收入在导游中大概处于中等至中等偏上这个档次,比我赚得多的大有人在,只不过他们都闷声发大财,谁也不说。不像我傻乎乎在这发帖,当然我也是要退出这个行业了,无所顾忌了,否则也不会说的。

  但促使我发帖的更主要原因是,我平时很喜欢上网浏览行业的相关新闻和帖子,我发现加拿大旅游业几乎没有导游发的帖子(原因大家知道了),我印象中只看到过一个好像讲加拿大旅游业黑幕的帖子,写的都是实话,但篇幅很短。我就想有朝一日我也写一篇,详细点的,文笔可能不够优美,但保证都是实话,也算填补一项业内“空白”吧。

  先从导游的入门说起吧。导游入行的门槛很低,准确的说其实没门槛。而且华人导游都是服务华人,对英语也没要求,理论上讲只要不是哑巴都能做。当然做得好坏是另一回事。导游之间的收入差别还是比较大的,主要看你所带的团是否有“战斗力”。如果你和旅游公司老板关系好,他经常把“肥团”给你带,月收入2~3万也不奇怪。所谓的“肥团”,其实基本是大陆团(港台人不行)。局外人可能以为我说的是大陆富豪团,其实有钱人购物不一定大方。最肥的团是大陆二、三线城市“土皇帝”带队的公款团,那花钱叫一个“冲”! 导游宰下去,几乎刀刀见血,刀无虚发,那叫一个“爽”!

  具体写写我亲身经历,比较有代表性的几件事吧!

  有一次,一个越南团来加拿大旅游,接待方是密西沙加的某华人旅游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旅游团要求接待方提供法语导游,因为该团成员是越南教育部门的官员及多个法语学校的领导,都会说流利法语。A公司在多伦多找不到这样的导游,于是联系了蒙特利尔的另一家某华人旅游公司(以下简称B公司),希望他们帮忙找一个会说法语的导游,B公司找到了我。当时我在蒙特利尔是比较有经验的中、法双语自由导游(即自雇导游)。根据我的经验,越南来的法语团都是越南的上层人士,会比较“肥”,于是爽快答应了。

  第二天我拿到了旅游团行程。该团先抵达多伦多,行程包括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的景点,总行程6天,最后在蒙特利尔机场离开。
  我从蒙特利尔坐长途车到了密西沙加约定的地点,见到了给这个团开车的司机小范,他大概30多岁,来自吉林,1米6多一点的身高,在东北男人中算是比较矮小的,镜片后闪烁的狡黠的光芒,梳着小分头,身穿导游们已经穿得很滥的牌子Tommy Hilfiger。不知怎么,我见他第一面就有一种不信任感。他一脸堆笑说:“我是这个团的导游,姓范,叫我Benny吧。”他的第一句话就让我起了疑心,我说:“我是这个团的导游,你不是司机吗?”他说:“是这样,前3天在安省我是导游兼司机,后3天在魁省我是司机,你是导游。”我马上明白了,他是想从我这分一杯羹。

  这里简单说一下导游和司机的利益分配。司机拿固定工资加小费;导游除了底薪外,还能从游客购物、吃饭、景点门票等方面拿到高额回扣。也就是说,导游的收入远比司机要高。导游掌握整个行程的主动权,他决定在哪购物、在哪吃饭、去哪些景点等等,而司机只管开车。导游也怕司机不配合,通常会分一小部分回扣给司机,但分多少完全是导游说了算。有少部分人是专职导游或专职司机,但绝大部分人都是导游、司机都可以做,有什么机会就做什么活,但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一般都愿意做导游,而不是司机。

  我说:“B公司跟我说我是导游,你是司机。”范说:“A公司老板认为这样安排比较合适,因为我一直是导游,安省这边我比较熟,B公司应该也同意了,不信你打电话给B公司问一下”。我将信将疑,因为这根本不符合行规,马上打给B公司老板,果然他不知道。但他又不愿得罪A公司,就说,你现按这个Benny范说的办吧,回头我问一下A公司怎么回事,你要和他合作好,别影响带团。

  以大局为重,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但问题是范根本不会说法语,怎么导游呢? 范说:“这个简单,我说完你给他们翻译就行了”。我的天! 我本来就说法语导游,对安省的景点也很熟,却要给一个不会说法语的导游当翻译,这也太别扭了。在加拿大旅游界混了几年,导游和司机因为利益分配不均产生矛盾,互相拆台,甚至影响旅游团行程的事耳闻目睹不少,但本来是司机,却抢着干导游的活却第一次见到,正好又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和范在多伦多机场接了团,简单兜了一下市内的景点。来到酒店。我和客人同住,但范要回家(因为他家在本地,公司没订他的房间),第二天再来接我们。他大概感到我和客人住一起,交流多,怕我拆他台,也不敢太得罪我,临走前他说:“虽然在安省我是司导(司机兼导游),但你翻译也功不可没,在购物和门票上的回扣上我分给你一半。到了魁省你是导游,回扣全归你,怎么样?”我看他也没把事情做得太绝,就说行。

  第二天去大瀑布,范说:“我先带他们去坐船,然后去XX酒家吃饭,接着做直升飞机,再去买冰酒,如果时间允许,最后带他们买西洋参,争取在这先宰他们五刀。”根据我的经验,坐船和吃饭都会消费,但坐直升机和购物就不一定了,虽然这个团的“素质”比较高,但我感觉宰五刀可能有点多,怕他们反感。范说:“我尽量动员他们,你给我翻译好,哪怕有一个人愿意也带他去,毕竟咱们都有好处不是?”我想也是,比如坐直升机,每张票面上的价格是$110,但导游买来是$70,也就是说,每一个坐直升机的游客都能给导游带来$40的收入。要是这10几人都坐,单是坐直升机这一项,分到我头上的回扣就有几百了。

  我于是尽量向他们推荐坐直升机多么千载难逢、惊险刺激。不知是我的劝说起了作用,还是他们花的是公款(估计主要原因是后者),旅游团的一位领导模样的人(后来我知道他是团里最大的官)说:“好,那就都去吧!”后来除了两位女士不敢,其他人都坐了。

  接着买冰酒和西洋参的成果也不错。随后一路狂奔,返回多伦多,晚饭安排在Finch/Kennedy的XX酒家,回来的路上,范说:“我们能早到半小时,我先带他们去买保健品,你看怎么样?”我听了不由有些不快,要知道游客整个行程的所有消费中,买保健品导游得到的回扣是最多的,一般行规是高达 50%! 别吃惊,千真万确! (具体怎样分配这笔钱下文有详述,导游们请别扁我)。我心道:Benny范你小子也太黑了,我本来打算在魁省让他们买保健品的,现在你把该砍的几刀都砍光了,我到了魁省还怎么宰他们? 但毕竟受党教育多年,深知为了大局牺牲个人利益的道理,道:“那你看着办吧”。范马上递给我几张保健品的法语Flyer,让我给大家传阅。原来这家伙早有准备,哪里是征求我的意见。后来我也反省自己,范大概觉得我老实可欺,因此后来才会变本加厉地欺骗我。

  到了酒家,范让我先进去了解一下晚饭准备的情况,他自己带团去到不远处的华人保健品店,我知道他是有意把我支开,这种事导游都不希望司机、包括我这个翻译在场。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游客陆续回到饭店,我瞟了一眼,见他们都是两手空空,貌似没人买东西,不由得有些奇怪。范过来坐到我旁边,垂头丧气地说:“唉,这些人嫌东西太贵,都没买”。见我有些失望,他安慰道:“没事,反正在大瀑布那边战果还不错,带团吗,买不买都正常,你也别太往心里去”。

  吃完饭范送我们回到酒店,他照例回家了。我在房间里看电视,还是对买保健品的事有所怀疑,根据他们在大瀑布的表现来看,要说没有一个人买保健品,应该不太可能。这是正好有一个团友进来,问我明天行程的事。我就装作随意地说:“加拿大的海豹油太贵了,你们今晚没买也对”。他哈哈一笑,说:“不贵,海豹油越南没有,我们都买了。”我问:“那怎么没见你们拿回来?”他说:“Benny说店里提供免费邮寄到越南,我们都寄走了啊,这样多省事。”我问:“你们买的多吗?”他说:“我们总共买了2万多加元,我自己就买了3千多加元。”我这才恍然大悟,自己真笨! 我早就知道有免费邮寄服务。但我从来没用这个办法骗过和我合作的司机(天地良心,此言非虚)。我X! Benny范这小子也太黑了,即使以购买海豹油总额20,000元计,回扣是50%,即10,000元。按行规,其中的30%给A公司,4%~9%给司机,剩下的60%多都是导游的。范是司机兼导游,那么他拿70%,也就是说他一个人就独吞了7,000元! 这还没算在大瀑布的消费回扣。我不由得怒火中烧,不行! 不能让他独吞,怎样想个办法然拿到我应得的一半才好……

  这种事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有人可能奇怪为什么我不向公司反映,那您就外行了。因为公司不管这事,这边的旅游公司跟国内完全不一样,大部分是一、两个人的小公司,导游都是自雇的,和公司老板并没有上下级的隶属关系。

  第三天一早,范来接我们,直奔蒙特利尔,路上范又在Kingston停留,在千岛湖坐游船又砍了一刀。此时我对范的人品已不抱任何希望,默默盘算着他这几天总共拿了多少回扣,等待时机要回自己的一半。同时也筹划着,在魁省我是导游,怎样才能再捞点。范在安省几乎把这个团“榨干”了,在魁省留给我发挥的“余地”已经很少了。想来想去,这个团以中年男性为主,带他们去看脱衣舞可能是最大的“利润点”了。说实话,我一般不会带团去哪种地方,但这次能否尽数拿回我的回扣都未可知,我再不想办法干一票,带这个团就亏大了。

  晚上8点多,终于抵达下榻的蒙特利尔酒店,这次是范和旅游团同住,我只能回家住(没订我的房间)。安顿好游客,我刚想走,范叫住我,关切地说:“等等,明天我们出发很早,你家又离得远,明早你要太早起床赶过来,休息时间都不够。不如这样,今晚就住我房间吧。”其实这几天只要有机会,范都会用言语调戏我,好在这种场面我也见得多了,只要他没有出格的行动,我也懒得和他计较。但他提出今晚和我同住,确实过分,我没好气地说:“不行!”他说:“你看这样吧,咱们先到我的房间,我把这几天你的回扣给结一下。我不是说给你一半吗? 多给你一些也没关系,大家一回生二回熟,交个朋友。”

  我犹豫一下,想是不是先拿回我的回扣,毕竟跟这种人打交道夜长梦多。范大概误解了,以为我会留下来,又劝道:“其实导游和司机住一起很平常,我在国内就做旅游多年,这是行规,在这也是一样,毕竟大家都方便。”我忍无可忍,怒道:“什么行规? 难道你让他们把保健品都寄回国,骗我说没人买,也是行规?”范楞了一下,说:“这个事情是这样,嗯……,我本来想找机会和你解释一下,这个回扣是保健品店老板直接给A公司老板的,具体我们能拿回多少比例我还要和A公司老板沟通,拿回来后少不了你的那一份,你放心。”

  我心知他又在胡说八道,说:“你以为这是我第一次在安省带团吗? 哪一次购物不是游客离开后导游马上和店老板结清回扣的?”范见骗不了我,道: “咱们别在这吵,影响不好,到我房间里商量一下,钱无所谓,我说话算数,说给你多少肯定给你,只多不少,保证让你满意。”说着上前一步,伸手揽在我腰间,作势要推我向前走。想不到他表面上斯斯文文,见人三分笑,实际上胆子却也不小,当真人不可貌相。(感觉文章未完...)

  各位网友请不要义愤填膺,此帖为转载,导游已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文章作者却躲在角落不敢见人,真有此事,作者为何不采取法律途径,这是加拿大法制国家,请各位朋友擦亮眼睛。

  “女”导游自述的虚实真假与所谓黑幕

  日前,在加拿大的某中文网站上出现了一篇自称为将要“洗脚上岸”的女导游所写的大爆加拿大旅游业所谓“黑幕”的揭秘文章。该文以这位女导游自己亲身的经历叙述了加拿大的许多华人导游平时如何在工作中欺客、宰客,又如何赚取高额回扣的故事。文章称导游这行业,旺季时月收入可以过万,个别带“肥团”的导游“月收入2—3万也不奇怪”。作者并且以一位女性的口吻诉说了自己“一言难尽的酸甜苦辣”,又引用了多伦多的一位名叫Fanny张的司机,在蒙特利尔的酒店要与她共宿的例子,来说明作为少数“异类”的女导游在工作中被人调戏和骚扰的无奈。由于这位女导游如此大胆直接的自述“揭秘”,也让许多好奇的网民被大吊胃口,跟在文章后面的期待“下回分解”的帖子更是超过了九成。

  旅游是华人移民共同关心的话题,关于旅游界所谓“黑幕”的帖子更是经常出现在各大网站的论坛里,记者本人对该文章中事实的真确性产生了刨根问底的兴趣。为此,通过熟悉的朋友联系到了文中所写的那位对女同行有性骚扰嫌疑的男主角“Fanny张”的原型Benny Fan(以下简称小范)作访问。

  他在加拿大从事导游工作已有六年之久,在移民加国之前,他在阿联酋的杜拜也从事旅游工作,可以说他并非一位旅游业界的“菜鸟”。也许是受文章影响的原因,记者与他一见面,就尝试着从他戴着的眼镜片后寻找女导游所描述的“狡黠的光芒”,可惜没有如愿。他给记者的第一面印象还是比较坦然、诚恳,讲话中规中距。对于自己忽然间称为网络上的“焦点人物”、欺负女同行的“黑导游”,小范显得既愤怒又无奈。他说这篇以他为故事主角的“揭秘”文章,完全是一篇虚构的“小说”。因为他在加拿大做导游的六年以来,还从未和任何一位当地的女导游有过合作,而且也从未带过越南来的旅游团。因此,当有同行告诉他某网站出现了一篇写着他的真实姓名的虚构的诽谤文章之后,他立即与网站进行了交涉,指出这一文章对他造成了名誉伤害。

  “那么,既然你从未带过越南旅游团,也从未与本地的任何女导游合作带过团,为什么有人要编故事来抹黑你?”记者问到。对此,小范说:自己从事导游工作多年以来,自认为还是敬业尽责的,因此也得到公司老板及导游界同仁的认可。但是导游工作经常也有机会要与他人合作,譬如有时一个旅游团会分坐两辆面包车,这样导游之间就需要有良好的配合才能完成工作。不可否认,由于工作上沟通的原因,有时自己也会与个别合作者产生矛盾。小范自己估计,这篇以女导游的名义所写的“揭秘”文章,其实是出于一位曾经与他合作过,但产生磨擦的L姓的男导游之手。小范说:由于这位L导游带团质量很糟,客人投诉较多,公司也不满意,所以他也比较难再在这一行干下去。不过他在退出导游行业之前,搞这样一篇告别文章来泄愤,确实比较卑劣。

  “那么对于这位L导游如此抹黑你,你会怎样为自己澄清?”记者又问。小范表示:自己工作很忙,根本没有足够的精力去纠缠这些无中生有的诽谤,再说他在暗处,自己在明处,所以自己更希望让这位隐身的作者站出来,在媒体面前共同接受访问和对质。“现在我愿意接受51周报的访问,并且让你们拍照,那么这位自称女导游的男作者他敢吗?”小范特别强调了自己可以向社会公开亮相的态度。

  这篇所谓大爆旅游界黑幕的“揭秘”文章,既让“男主角”小范成为了“新闻人物”,也在导游界引起了不小的回响。由于文章中提到了许多导游如何“宰客”赚回扣的“秘密”,为此记者也电话访问了从事接待中国公务团队十六年之久,并且接待过无数中国重要人物访加的某旅游公司的老板。电话那边,该旅游公司老板一开口就说:“这篇所谓的揭秘文章,被我们行内人一看就知道纯属虚构,文章中漏洞实在太多了。其一,作者称越南团在礼品店买了两万元加币的海豹油,据我对多伦多地区礼品店的了解,有史以来还真没有任何一家保健品店,能够接待一个团队就创出销售两万元海豹油的业绩。如果真有此事,那么大力促销海豹产品的联邦政府,绝对应该为我们的华人商家如此积极推广加拿大产品,而颁发海豹产品促销荣誉大奖。其二,文章中说小范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法文Flyer,但所有多伦多的华人礼品店目前都没有一份法文Flyer。其三,作者说不懂法语的小范带了越南团去买海豹油,既然他不懂法语,又怎么向团员介绍推销呢,难道团员不知道叫那位懂法语的作者去帮忙吗? 其四,最大的漏洞是Finch和Kennedy的XX酒家的老板和保健品店的负责人都说:从他们开业以来从未接待过只会讲法语的越南旅游团。”

  他又说:“其实旅游不仅有人文地理、风光美景的享受,旅游还是一种商品经济。作为商品经济的组成部分,‘回扣’本来就是旅游经济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任何游客无论是来自中国内地还是欧美,来到加拿大都会有购买当地商品的需求。而商家为了吸引大量的游客,从利润中扣除部分给导游也是天经地义之事。不但加拿大的保健品店有回扣给导游,就是美国的outlet mall、美加边境免税店、美国的第五大道都会给带旅行团去的导游一定的回扣。导游在不损害游客利益的前提下,从景区及商家那里得到一定的回扣也是他们收入的一部分,这在本质上和保险经纪、房产经纪的佣金是一样的。这不是黑幕,也没有什么秘密可以揭露,作者将此作为秘闻渲染,部分网民也对此义愤填膺,说明他们对旅游商品经济在认知上的空白。”

  经常接待中国内地高端公务考察团的“了解世界”旅游公司的老板陆豪东对商家和景点给回扣的事有更形象的说法。他说:“以苹果产品为例,苹果公司如此定价,其中就包括了让利给中间环节的分销商。在加拿大,游客自己到商店或景点所付的钱及费用和导游带去时所付出的是一样的,导游所得的回扣只不过是景区和商家让出的利润,所以导游有无回扣与是否宰客没有必然关系。至于游客在既定行程之外另外增加自选景点,这就涉及到了司机、导游在原定计划之外的额外劳动,所以客人另外付费也是应该的。其实导游这一行的工作很辛苦,通常每天要工作至少十个小时,并且经常凌晨三、四点就要起床送飞机,有时因为交通原因,晚上十时后才能收工。如果加拿大导游的工作真得像文章所写的那样,只要带肥团,每月就有两、三万收入,那么我早就不做老板,改做导游了。”

  听了两位加拿大旅游公司的老板,分别以不同的角度谈了对那篇文章中所涉及的相关事宜的看法。记者回想起了一年多前,与来自法国巴黎的同样走高端路线的“左岸旅游”的总经理刘先生的交谈。刘先生说:“目前在巴黎,不但LV专卖店有回扣给导游,就是老佛爷百货、春天百货也会给导游回扣。由于游客在商店内是按商店的明码标价付款,所以回扣对客人来讲没有任何损失。在一些旅游景点如瑞士卢塞恩的游船、铁力士山,导游也能从门票的零售与团体的差价中得到一定数量的收入,这是他们经济来源一部分,也是旅游业的商品经济。至于在工作结束之后,导游又带客人夜游塞纳-马恩省河,去红磨坊或丽都夜总会欣赏表演,这涉及到了加班费的问题,只要导游没有强逼客人或者乱开价,公司一般不会去干预。”

  在记者对那篇“一位加拿大女导游自述”文章中所涉及的方方面面事情的追访过程中,也接触到了一位在加东地区备受尊敬的导游界“元老” 蒙特利尔的朱先生。已经从事旅游工作二十多年的朱先生是加东地区许多导游入行时的老师,他说:“那篇文章的作者自称法语流利又住在蒙特利尔市,并且带团‘战绩’辉煌,我怎么从未知道有这样的女导游。而且文章中说导游入行没有门坎,这完全是胡诌。拿我而言,我不仅会说国语、闽南话、西班牙语,而且英、法语也非常流利。除了加拿大的景点、人文、政治、历史、风土人情之外,我还要了解古典建筑物的风格特点、美术作品的艺术价值以及宗教知识,只有这样客人才能从我的介绍中得到完整的旅游享受。文章的作者说做导游对英语没要求,只要不是哑巴都能做,这是对导游工作的亵渎。如果这位作者果真这样想,那么他或者她一定是位不称职的三流导游,这种人退出导游行业对游客来讲反而是好事。”

  屈指算来,加拿大接待来自中国访问团的历史已有约二十年了。早期访问加国的团队都是以公务考察、学习培训为主。近年来,尤其是ADS协议签署之后,大量的中国公民自费旅游团也到访了我们美丽的枫叶之国。无数中国游客在访问加拿大的过程中既领略了这里的壮美风光,也感受到了祥和的多元文化人文环境。而本地旅游市场也逐渐形成了一支成熟的导游队伍。数年前,一位来自北京旅游局的处长在结束了加国的旅游之后,感慨地对记者讲:加拿大的导游队伍素质很高,文化底蕴深。如果目前中国内地和亚洲许多地区劣质旅游泛滥的话,那么与之相比,加拿大就是旅游界的一块凈土了。这里的一些导游的敬业和尽责精神就是与北京的一些优秀金牌导游相比也不遑多让。

  一篇吸引众人眼球的所谓“揭秘”文章竟然可以牵扯出如此广泛的话题,这是记者在开始采访之前所始料未及的。不管文章中虚构的情节占多少比例,也不管作者是男是女,这位作者隐身放冷箭的做法就已经有欠光明磊落,虽然说“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但是在加拿大的华人旅游业界中,认真、负责、敬业的导游始终占主流。相信随着ADS效益的逐渐显现,随着中加两国旅游交往的日益增多,这一市场只会越来越趋向健康、成熟,而绝不是走向反面。

  围观:ADS团是典型的质低价高的团。安省的旅行社想接中国来的ADS团首先要交$6000加元每年会费(加拿大旅游协会,只有接ADS中国团队要交费,其他国家都不用),国内大型的旅行社 途牛,携程,凯撒,等都相互拼价,所以他们出来时候就告诉客人这里的自费项目价格(很多比门市价格要高很多),这里的导游很多是没有工资,领队也是,全靠这种回扣。地接社往往也是3个月半年也收不到国内的团款,日子难过啊,恶性循环。

  租酒庄的柜台,高价卖冰酒给国内游客(提供免费托运服务),最重要的客人在国内收到的酒还是在河南生产的(不全部是),当然导游也是动力的(25%回扣)。

添加新评论 Add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