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开礼服店的苦与乐 (图)

45 views

温哥华开礼服店的苦与乐 (图)

   2013年移民还不到两年的Sabrina在West Broadway上开了一家礼服店,記者去采訪的時候她正在往櫥窗裡裝燈飾。看着漂漂亮亮的禮服店,很難想到有很多力氣活兒和手工活兒,她都需要自己去處理。
   Sabrina是徐州人,她在蘇州讀研究生後留在了蘇州,在大學裡做人事管理,也在當地結婚生子。移民加拿大後,丈夫回到國內做生意,她留在溫哥華帶孩子。想找工作很難,因為她學的是政治學理論,而且兒子還小。年紀輕不願閑在家裡,“晃悠不是事,等死的感覺。”她說,於是在做了一番市場調查後,開起了這家禮服店。

最难熬的是前四个月

   她的店面有七八百呎,墻全部刷成深紅色,很高的屋頂上掛了兩個吊扇。試衣室墻上的漆很有味道,紅色的底上有金色的花紋。她告訴《加拿大都市報》記者,店是她裝修的,只花了4000元加幣。第一次開店,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賺到錢,凡事她都精打細算。她說:“找幫手不如自己幹,自己知道怎樣調整才好,而且需要節約成本。”剛開生意,不知後面會怎麼樣,不能先把錢花完了,她不想找丈夫要錢。
   幫忙刷墻的朋友是她剛移民時租住公寓樓的物業管理員,一位西人女士Tracy。朋友為了幫她,只收很優惠的價格。試衣間的墻紙是她倆一起貼的,把墻紙裁好,在墻上刷上膠,把墻紙粘貼上去,再用一個工具把氣泡擀平。墻紙的花紋是是凹凸不平的,先是在上面刷了紅漆,效果不是很好,就又買來金色的漆用海綿拍上去,效果才出來了。
   租下店面後,Sabrina有45天的免費裝修時間。朋友刷墻,她往墻上釘架子、理了3天貨,腰都直不起來了,燙衣服燙到手都麻了,搞衛生搞了兩天。還要往衣服上面打標簽、價格,功夫大到想像不出來。
   Sabrina指着墻上的架子告訴記者,架子是一段一段的,要量好位置,才知道買多少段。她自己到批發市場買的,回來再一個一個釘上去,這個活兒,女士做是不容易的。

店内装修装饰全部自己来

   本來想裝水晶燈,去了幾個地方看,覺得太貴了,西人朋友Tracy建議用吊扇,夏天還可以帶來涼風。吊扇才99元一隻,掛出來效果非常好。
   她進的第一批貨有7個立方。貨本來應該送進店門,但店後面沒有停車位,7個立方的貨連在一起,太大,進不了前門。於是運貨的公司把她的貨放在了前門的外邊。她一個人要把所有箱子抱進來,還真是重體力活兒。
   上午9點到貨,幹到9點半,Tracy來刷墻看到她了,就幫她一起幹。50幾個箱子,兩個人用1個小時搬進店門了。
   搬進來已經很累了,拆更辛苦。要把衣服熨平,掛出去。箱子太多,有些箱子只能放地上。Sabrina看到衛生間上面有大空位,就扛上很重的箱子,踩着梯子,放上去,她一個人扛了20多個箱子上去,手腳都發抖,回家就發燒了,自己煮了紅糖薑水,才好了。第二天,她給朋友看她搬上去的箱子,朋友說:“我的天哪!”
   剛開始的幾天,她和兒子得吃冷飯。後來,她在墻上釘了個小架子放微波爐,他們就可以吃熱飯了。
   Sabrina說,最難熬的是前4個月,曾經理貨到半夜12點,裝燈到深夜11點半,一個人帶着孩子,整條街都沒人了,還是挺害怕的。

调整产品适合温哥华市场

   蘇州禮服廠很多,她丈夫家裏就是生產晚裝的,所以貨源很充足。但開業後,就發現中國人的口味與西人不同,第一批貨算是失敗的。
   她自己改款式,也讓廠裏調整。她說,款式不需要全改,只改一點就好賣了。比如腰高一些、肩膀位改一兩個小點,或者顏色改一改,就很多人要了。
   與客人接觸多了,她對當地人穿晚裝的習俗有了一些瞭解。畢業典禮通常要兩件,一件長的,一件短的。長款的在畢業典禮上用,保守正式一些;短款的在派對上穿,很時髦。因為畢業派對不止一次,一些畢業生準備的禮服有3到5件。她說,畢業典禮的禮服現在流行前短後長的。
      8月份,當地有一個節日要穿白色的禮服,從頭到腳都是白色的。暑假期間的兩個星期,很多人來店裡買白色的禮服,配飾都要白的,她有一些白色的頭花,以為沒人會買,這段時間都賣光了。以後她就知道在8月份要多準備一些白色的禮服和配飾。
      當地西人在正式的派對、酒會、畢業典禮、聖誕,公司年飯一定要穿禮服。參加婚禮,需要知道伴娘穿什麼顏色的,避免跟伴娘同一顏色。很多人買晚禮服,會把要穿的鞋子帶來,或者頭飾、手袋帶來,買可以與之搭配的禮服。對於他們來說,顏色搭配最重要,款式則喜歡簡單。Sabrina說,西人結婚很講究,不湊合,就連禮盒的顏色也是配好的。

克服困难人更自信

   作為在溫哥華帶着一個年幼孩子的媽媽,Sabrina開店真的不容易。兒子上Kingdergarden,要在每天12點45分到3點送過去。早晨她先帶孩子到店裡,到上課時間送過去。從店裡到學校要開15分鐘車。兒子三歲來溫哥華的,語言很快就適應了,現在上法語英語課都沒問題。當她去接送兒子,就在門上掛一個牌子:“20分鐘以後回來。”有心買的客人還是會等。
   现在觉得开店并不影响照顾孩子,时间是可以自己掌握的。
   剛開店的前幾個月不但很累,而且都是貼錢的。生意是慢慢好起來的,一個月比一個月好。剛開始時她出去發傳單,使附近的人知道這裡有一家禮服店。在加拿大做生意需要非常大的耐心,等到做起來就順利了,西人客戶的忠誠度高。
   她還遇到了請店員的問題。剛開店時請了個西人小女生,小女生坐在那裏什麼都不講。Sabrina就以生意不夠好為理由跟小女生講要辭退她了。
   在小女生走之前,Sabrina說,裝修用的珠簾還剩幾個,可以優惠賣掉。低檔的可以賣20元一串,高檔的賣40元一串。結果小女生告訴她,把高檔的用20元賣掉了10串。價格賣錯了,Sabrina也沒太怪小女生。
   沒想到,那個客人在附近喝完咖啡後回來了,還想再看看。Sabrina告訴他,剛才店員把40元的東西賣成20元了。客人說:“我給的就是40元一串。”她這才知道小女生在說謊。事發後,小女生給她退了錢。
   Sabrina點貨發現沒少貨,看來小女生也不是慣犯,只是一時貪心,但Sabrina有點不敢用人了,後來一直自己一個人頂着,這樣也可以減少成本。每天從上午11點做到下午5點半。
   現在她已經很有經驗了,買的還是看看的,一眼能看出來。這個區大陸人很少,90%以上的客戶是西人。第一個月沒生意,需要調整產品。西人買不買,往往不是價錢的事,喜歡的東西如果沒錢,透支也買。

菲律宾人买礼服爽快

   現在的客人大陸人香港人占10%,希臘、意大利、中東、菲律賓地客人都有,很有意思的是,菲律賓人買禮服很爽快,他們派對多,捨得在這上面花錢。有些推着西人孩子進來的菲傭,買禮服也很大方。西人顧客不好意思講價,確實想要時會問,最好的價格是多少? Sabrina給他們10%的折扣,往往就很高興地買下了。
   在西人店定做禮服,往往需要3個月,在Sabrina的店25天就可以了。她還找了一家裁縫店,以最低的價格幫客戶改衣服。
   遇到過一位客戶,定禮服的時間很急,今天到明天要穿,禮服收到了,Sabrina一看,尺寸大了。事情火燒眉毛了,她就關了店,跟裁縫一起改禮服,提一些建議,怎麼改。終於按時把合身的禮服交到客人手裡了,她才松了一口氣。
   做得多了,她對改衣服也很有心得了,還用手工為客戶改了幾件衣服。她想以後學縫紉,有一些小的尺寸調整就自己做了。
   做禮服需要應變,雖然基本上尺寸都是合適的,但過大過小的事情還是有時發生。如果大了還可以改,小了就報廢了,只能掛在店裡賣給能穿的人,這時就要通知廠家另外做一件,快遞過來。她告訴客戶需要25天的時間是預松了,其實往往15到18天就到了,如果需要重新做,往往35天就到了。告訴客人晚到一點,客戶通常可以接受。
   做生意是學習的過程,也是克服挑戰的經歷。在克服了很多困難後,Sabrina越來越自信了。

添加新评论 Add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