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为何跌出了富人榜?

20 views

张朝阳为何跌出了富人榜?

  马云和马化腾迈入千亿俱乐部,拥有两家上市公司的张朝阳却跌出了富人榜。传统的门户广告增长放缓,搜索与视频始终没能获得足够强大的火力支援,使得搜狐失去了称雄的最好时期。张朝阳本人的精神危机也折射为搜狐长期愿景的缺失,更未能如雷军那般将搜狐系转化成可以助长身家的“朝阳系”。重新集权的张朝阳未来会否重回榜单?

  互联网江湖的十年,漫长得像一个世纪,跌宕起伏的故事从来不缺,为人们所熟悉的搜狐,却有越来越安静的趋势,在每天都有小宇宙诞生和爆炸的互联网领域,安静近乎于危险。

  它的主人同样失意。新财富500富人榜榜单上,已经连续3年未曾见到张朝阳的身影,这简直有违直觉! 要知道,他是处在一个最有前景、增长最快的行业中。作为近年来最活跃的创富领域,IT业为富人榜输送了源源不断的新鲜面孔。在2015年中国前十大富豪中,更是任性狂揽了其中五席,直接秒杀往日的顶梁柱房地产业!

  当“互联网+”的风口把外行的猪都吹上天时,一早出道的张朝阳,却黯然掉队(图 1)。论学历,张朝阳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TABLE大佬中也就李彦宏能和他平分秋色;论专业,他本人是信息学博士;论财富起点,更是赢在起跑线上,2005年张朝阳上榜并以18.2亿元排名第80位时,马云和李彦宏都还不在榜单上,也就只有马化腾崭露头角,而他第155位的名次也不及张朝阳。

  今年,马云与马化腾双双迈进千亿俱乐部,而富人榜的上榜门槛也已抬升至40亿元。占尽天时的张朝阳却无缘富人榜。

  张朝阳主要财富体现在对搜狐(SOHU.NSDQ)的持股上。其持有20.21%的搜狐股权,按照2014年12月31日的收盘价53.18美元/股计算,搜狐市值为20.48亿美元,张朝阳的持股市值约为4.14亿美元。在2009年分拆上市的畅游中(CYOU.NSDQ),因为通过搜狐本身控股,张朝阳并没有私人持股,因此不予计算。

  此外,在搜狗中,除了主要由搜狐控股,张朝阳还通过个人投资公司Photon Group Limited持有3840万股A类优先股,对于这一部分的股权价值则可以参照2013年9月腾讯入股搜狗时的最新估值。其中一条条款为“腾讯能够以2100万美元的价格从2014年3月15日开始收购Photon持有的640万股搜狗A类优先股”,按此计算,张朝阳目前持有的搜狗A类股每股估值为3.22美元/股,其剩下的3200万股价值约1.05亿美元。两项相加,张朝阳的身家合计5.19亿美元,约合32.16亿元。

  张朝阳怎么了? 搜狐又怎么了?

  传统业务增速放缓,创新不力

  单从收入和盈利看,在2014财年之前,搜狐一直保持了营收增长和盈利。为何其股价仍受到抑制呢? 目前其股价仅为两倍 PB,张朝阳本人对搜狐股价低迷颇有不满,认为华尔街低估了搜狐的潜力。

  然而站在投资者的角度,搜狐的业务结构中,除了已经分拆出去的网络游戏板块,还有三部分,一是传统的门户网站,二是搜狗(搜索、输入法、浏览器),三是搜狐视频。而这三块业务都各有隐忧,且门户本身处于增速减缓的通道中。

  受到微博、微信及终端智能化的冲击,从门户网站获取新闻资讯的人数在大幅降低,影响了广告主的投放意愿。传统门户网站三剑客新浪、搜狐、网易概莫能外。网易的收入结构中,游戏早就成了中流砥柱,门户广告收入已不足10%。而媒体属性最为鲜明的新浪(SINA.NSDQ),即使成功地推出了新浪微博(WB.NSDQ),而且2008-2014年间的广告收入从2.58 亿美元增至6.4 亿美元,其股价自2008 年1月至今却下跌了13.02%,而同时期纳斯达克指数上扬了91.99%,足见投资者对这一模式的看淡。

  搜狐也未幸免。2008年搜狐网上品牌广告宣传的营收为1.76 亿美元,2014年为5.41亿美元,6年内增长了两倍。但由于竞争加剧,对应板块的营业成本从0.59亿美元上升到3.08亿美元,成本翻了四番。这使得品牌广告业务的毛利率从2008年的65%下降至43%。

  尽管这一传统业务增速趋缓,但品牌广告业务对搜狐的收入贡献仍占主流,份额仅次于游戏,这也意味着搜狐在视频以及搜索上的布局并不那么成功,整体来看,搜狐近年来的净利润一直处于下滑态势(图 2)。

  视频成就了乐视的贾跃亭,搜索成就了百度的李彦宏,二人今年的财富分别达到143.5亿元和850亿元。为何这两个有前景的分支未能给搜狐业绩带来有力支撑?

  未能全力一击,高管离心

  搜狐做搜索已有十来年,但一直不敢投入太多。即使在2008 年,由于北京奥运会的召开和搜狐体育报道的成功策划,搜狐的营收快速增长,但从投资现金流来看,张朝阳并没有舍得花大力气去推动搜狗、搜狐视频这两块嗷嗷待哺的业务板块。在当年经营现金流净流入2.18亿美元、净利润高达1.58亿美元的情况下,搜狐的投资净现金流支出仅仅为2702万美元。

  在搜索的定位上,其主要负责人王小川和张朝阳之间也产生了分歧。王小川认为只有坚持开发自主品牌的浏览器才能为搜狗搜索及相关媒体业务导入流量,而张朝阳认为微软都开发不了成功的浏览器,何况搜狐? 王小川于是私底下偷偷划拨人手、资源继续做浏览器,这让搜狐高管层对他很有意见,张朝阳甚至一度将其划走,不再让他具体负责搜索业务。

  2011年,王小川接受外界采访时,公开批评搜狐对待搜索的政策,认为搜狐阻碍了搜狗的创新,对搜狗的支持力度不够。

  在搜狐内部,搜狗负责人王小川和张朝阳的博弈还在继续。在为搜狗寻找战略同盟时,搜狐先是引入了阿里巴巴,两年后阿里退出;2013年又引进腾讯,后者以4.5亿美元加搜搜等业务以现金和换股的方式入股了搜狗。

  据报道,这其实并非张朝阳最中意的方案。在国内搜索领域,百度是毫无疑问的老大,360后来居上成为老二,搜狗第三,而腾讯搜搜只能排第四。对于搜狐,理性的选择应当是老二老三合并,对抗老大,但王小川本人严重反对并入360,并放风如果搜狗卖给360,他会率领技术团队全部离职投靠百度。很少有公司的并购细节能够如此淋漓尽致地披露,最终,搜狐选择了腾讯,舆论在总结这场并购时言道,腾讯是赢家,王小川是赢家,但搜狐是输家。

  搜狐视频的落后,也同样应该反思没有在适当的时候为其进行并购、投资,以做大版图上。刚面世之时,搜狐选择了差异化路线,主攻正版美剧视频,在当时树立了独树一帜的品牌形象,的确令人惊艳。搜狐的自制剧也有模有样,自身发展不错。

  放到行业里来看,原搜狐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古永锵后来创立了优酷网,搜狐原首席运营官龚宇后创立了视频网站爱奇艺,原搜狐高级副总裁兼总编辑李善友创立了酷6网,“搜狐系”视频网站可谓一统天下。如果搜狐视频有意做大,那么以2008-2011年间搜狐每年的净利润都在1.5亿美元之间来看,辅之以一定的债权或股权融资,及时联合或者收购这些视频网站将会迅速奠定业界老大的位置,在“强者恒强”的互联网世界无疑将赢到一张至关重要的牌。

  但可惜的是,搜狐并没有那么抛出过橄榄枝。人们看到的是搜狐系的视频网站一个个被其他大佬们收割了,酷6与盛大旗下的华友世纪合并上市,爱奇艺由百度投资,优酷上市并与土豆合并。而腾讯视频于2011年推出,在腾讯强大的资金支持下一路大肆收购版权;乐视则依靠早年低价收购长尾版权赢在规则之上。搜狐视频则遭遇流年不利,其引进的脍炙人口的如《生活大爆炸》等美剧,被广电总局强制下架,在监管政策挤压下,搜狐视频和竞争对手的差距进一步拉大。

  在视频业的春秋战国时期,在搜狐资金与机会最充裕的2009年前后,张朝阳没有谋划成为视频领域老大的野心,而是隐退幕后,在被百度、腾讯等大佬插一腿后,就再难追赶了。

  无论做搜索还是视频,搜狐似乎都缺少一击必得的信心,而是反复提及盈利。当其他视频网站并不羞于提及亏损时,搜狐视频一直宣称自己能够保持盈利。可以说,这种畏首畏尾、不敢全力以赴的心境,固然可以谨慎地保全一个企业,但在创新及获取核心竞争力上却无裨益。

  京东为了构建重资产模式,一直走在亏损的道路上,但这不影响其市值高涨;同样,今天已价值450亿美元的小米,核心竞争力就是“ALL IN”,极致来源于专注。雷军推出小米手机之初,小米不仅型号只有一款,而且渠道只有一个。押上全部,一招定生死。在互联网世界里,亏损并不重要,获得某个领域的核心垄断地位才有看点。

  抑郁症与信仰缺失

  企业文化与领导文化息息相关。“我这么有钱,可是我却这么痛苦”,当张朝阳陷入如此精神危机时,谁能回答他?

  在互联网大佬之中,马云、雷军善于演讲,马云不仅如此,还善于混圈织网,雷军则对身边可以投资的人和项目都进行跟投,广撒网深挖墙。马化腾虽没有披露个人投资,但腾讯在经历与360的大战后,也开始广泛收购、合作,新财富的统计显示,其截至2014年仅仅年报中披露的并购、合作金额就达到了530亿元。

  和他们的热闹打拼相比,张朝阳则弥漫着精英主义的保守与封闭气息,更加追求探索内心世界。在 2008 年后,张朝阳一度退隐,把两年时间都花在了看书、音乐、蹦迪、散步、穿越、登山等个人兴趣上,甚至还自创了一种名为“查尔斯狐步舞”的舞步(张朝阳英文名为 Charles),有种优哉游哉、遗世独立的自得其乐。

  然而,当激烈商业竞争导致搜狐的业绩下滑,当新浪微博横空出世,而亦步亦趋的搜狐毫无招架之力;当360搜索一经推出即获得10%以上的市场份额,在被他认为不好做的浏览器上360也大行其道之时;当搜狐视频的先发优势步步退后,即使高雅的贵族式生活也无法缓解竞争危机带来的内心焦灼。尽管张朝阳一度更多地出现在娱乐版而非财经版,但这也只是表象,酒吧里快意人生,内心世界却备受煎熬。抑郁症不期而遇,“时常悲催、焦虑、抑郁,精神上处于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恐惧之中”。在自我修行了两年之后重新出关时,他最终决定放弃在哲学和心理学上的思考,自称“运动才是我现在的信仰 ”。

  领导的精神世界可以深刻改变一个企业的精神面貌和文化。即使摆脱了内心焦虑和迷茫,张朝阳也只是生活回到正轨,如果运动就是信仰,这是否说明他依然未能为内心找到值得长期奋斗的目标,他又能否领导搜狐成为有长期愿景的企业呢?

  没能构建的“朝阳系”

  在搜狐之外,鲜有听闻张朝阳进行了其他投资。这点与马云、雷军四处投资营造圈子的风格也大为不同。

  搜狐作为业内著名的“黄埔军校”,出走了许多后来在互联网圈子里赫赫有名的将帅之才。但他们的未来却与搜狐切割开来,有些甚至成为了搜狐的竞争者,如龚宇、古永锵、李善友等人。

  退一步说,即使搜狐本身不与这些企业合作,张朝阳也可以以个人的身份进行跟随投资,如雷军那样既结盟友,又埋下了财富增值的种子。2004年,亚马逊收购卓越网后,雷军成了千万富翁。有了钱,雷军没换房子没换车,第一件事,把钱投给了他看好的几个兄弟,比如李学凌。雷军投到欢聚时代(YY.NSDQ,李学凌创立)的100万元天使投资为他增加了10亿美元的身家,仅这一项投资就足以将雷军送进今天的富人榜了。张朝阳其实并不缺这样的机会,在那些离开的搜狐人中,许多人创立的企业后来都上市了。哪怕抓住其中两三家进行天使投资,今天的富人榜榜单上应该也还会有张朝阳的位置。

  张朝阳还有机会上榜吗?

  搜狐正处于动荡的调整期中,2013 年张朝阳回归之后,加强直接控制,大批中高层离职。2013年秋天,原凤凰卫视执行台长刘春在加盟搜狐两年后离职;2014年,在搜狐任职15年之久的老臣、原联席总裁兼COO王昕离职,只保留了顾问一职。而据腾讯科技最新消息,接替刘春的搜狐执行总编辑吴晨光、搜狐视频总编辑尚娜等数名搜狐中高层管理人员都将陆续从搜狐离职,与此同时,南方都市报总经理陈朝华等新鲜力量早前被招募进搜狐。在产品战略上,张朝阳表示将进一步强化媒体和内容的优势务。张朝阳认为,借着SNS传播、新媒体及新的广告方式,门户会以另一种形式重生。

  他甚至将对运动的兴趣融合进了产品的领悟中,2015年5月19日,完成人生中首次马拉松长跑的张朝阳,不失时机地推销搜狐最近上线的新闻聚合频道“跑步”。

  而在这么多年执着于盈利之后,张朝阳预备放下资本市场好孩子的形象了,2013 财年其略微亏损,2014年则亏损逾亿美元,而这一年搜狐开始了大规模的并购。根据 Wind 的统计,其先是以150亿韩元(约1500万美元)收购了韩国娱乐传媒公司 Keyeast的6.4%股权,后者为“都教授”金秀贤的经纪公司。7月17日,以9100万美元收购海豚浏览器51%股权。10月,宣布以1300万美元收购视频网站56网。

  更多的投资,更多的合作,搜狐试图走出单打独斗的过往,不再为了盈利而盈利。毕竟,与腾讯合作后的搜狗,搜索广告业务过去两年内增长迅猛。未来的某天,搜狗会不会如愿走向分拆上市? 在华尔街仅获得两倍PB估值的搜狐会不会回归A股市场? 张朝阳还有没有重回富人榜榜单的那天?

添加新评论 Add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