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利益冲突法 总理特鲁多涉嫌施加影响力帮助“WE”获政府合同

图文来源: 互联网 (仅供参考)

编辑: HM

发表于: 2020/07/13

57 views

点击图片可看大图

【后续3】专精慈善机构法律运作的律师布伦伯格对这个发展感到震惊,因为这和杜鲁多政府官员一开始的说法完全不同。“渥太华实际上向WE Charity Foundation提供了资金,而这是一家没有历史、没有慈善工作记录的空壳公司。”

渥太华独家授权9.12亿元给WE Charity的争议又有新发展!根据最近政府发布的纪录显示,杜鲁多政府并非与外界认识的WE Charity组织签约,而是与WE慈善基金会(WE Charity Foundation)签署合同,来运营9.12亿元的学生志愿者计划。虽然这个WE的基金会和原来的WE Charity是有关系的,但不算是分支机构,是一个独立机构,2019年4月才成为联邦注册的慈善机构,在注册上明确提到其目的是“持有价值数千万的WE慈善房地产项目”。之前媒体均报导渥太华是与WE Charity慈善组织签约,但本周二晚间,联邦多样性与包容性部长和青年部长楚萱歌(Bardish Chagger)的办公室证实,政府实际上是与WE慈善基金会签约。在加拿大税务局的资料中,WE慈善组织和WE慈善基金会是不同的慈善机构,并非分支部门。WE Charity解释,出于对联邦学生计划所产生的法律责任的担忧,它决定根据其律师建议将基金会作为与政府的“签约方”。但专精慈善机构法律运作的律师马克·布伦伯格(Mark Blumberg)对这个发展感到震惊,因为这和杜鲁多政府官员一开始的说法完全不同。“渥太华实际上向WE Charity Foundation提供了资金,而这是一家没有历史、没有慈善工作记录的空壳公司。”

财政部长比尔·莫诺(Bill Morneau)偿还WE组织支付的$ 41,000的旅费Morneau今天签了这张支票,随后马上出现在下议院,就在委员会对WE合同进行调查之前的最后一分钟。财政部长Bill Morneau今天表示,他开了一张41,000元的支票,以偿还WE组织付给他的家人在该组织进行的两次2017年旅行有关的旅行费用。莫诺说,他今天写了这张支票,然后才去下议院财政委员会,回答有关政府决定委托WE管理9.12亿美元的学生志愿者计划的问题。
莫尔瑙说,在最近几天对家人的财务状况进行了审查之后,他发现文件证实他已经偿还了与厄瓜多尔尔和肯尼亚旅行相关的酒店和航班费用,共计52,000加元。之后,在联系了WE组织以了解WE为其产生的费用总额之后,他让他的助手写了一张41,366加元的支票。莫尔诺在委员会上对国会议员说:“我一直希望并一直打算支付这些旅行的全部费用,确保这样做是我的责任。”“不这样做,即使是在不知不觉中也是不合适的。对于这一错误,我要表示歉意。”莫尔瑙还表示,他的家人已向该慈善组织捐款两笔,总计10万美元,一笔是2018年4月,另一笔是今年6月,这笔钱分别用于支持该组织与加拿大学生的合作以及为肯尼亚的COVID-19捐款。“我们和像他们这样的组织所做的工作对我来说很重要,”莫尔诺说。“十多年来,我的家人一直对非洲和加拿大的教育工作充满热情。”自由党政府因与它选择管理其学生志愿者计划的慈善组织加拿大学生服务补助金(Canada Student Service Grant)的紧密联系而受到抨击。莫尔瑙和总理特鲁多的亲戚都与这个组织有关系,他们都没有在内阁讨论中就授予该合同。自从该组织向特鲁多的母亲和兄弟支付了数十万美元的演讲费,并且莫尔瑙的女儿受雇于WE的旅行部门以来,就使WE参与政府基金计划这个决定受到了广泛的批评。联邦道德监督机构正在对莫尔瑙和特鲁多进行调查,调查是否可能违反利益冲突规则。保守派金融评论家Pierre Poilievre说,加拿大人会很难相信莫尔瑙不知道该组织承担的数千美元差旅费,特别是因为他是内阁大臣,禁止接受这种福利。

【后续2】据加通社2020-07-21报道,联邦政府的高级官员表示,没有证据表明总理特鲁多在授予WE Charity慈善机构运营$9亿加币学生志愿者项目的资格之前,与之有过交谈。枢密院文员Ian Shugart在众议院财政委员会前作证时,发表了这一评论。
他被提出了许多问题,全都关于让WE Charity管理一项9亿加币的学生志愿者服务项目的决定,包括公共服务部门是否有人对该组织的财务状况发出危险信号。
Shugart告诉委员会,特鲁多之前有收到该项目的发展情况简报,并被建议不要联系该组织,因为他与其家人与之有紧密联系。Shugart说:“在我审查的所有事件中,绝对没有证据和建议方案可以表明总理在该项目上与WE Charity有过互动。没有任何。”

【后续1】加拿大总理特鲁多7月13日在度假小屋前发表疫情简报时表示,对于没有回避由"WE慈善组织管理、现在已经结束的有争议的学生援助计划"表示歉意,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特鲁多表示,考虑到自己家族与WE组织的渊源历史,应该立即回避相关的讨论,对于学生志愿者计划的延迟和混乱表达真诚的歉意。
联邦政府决定将金额达9亿元的学生志愿者拨款计划全部交由WE组织管理,事后有媒体曝光特鲁多家人曾多次从该组织的活动中收取演讲费用。
目前该组织与政府的合作已经结束。

◾️近日,加拿大联邦道德专员Mario Dion宣布,将对总理特鲁多涉嫌施加影响力帮助慈善机构“WE”获得政府合同一事进行调查。
这也是特鲁多继前往巴哈马私人小岛违规度假和司法干预兰万灵公司丑闻以后,第三次遭到联邦道德专员调查。对于特鲁多本人来说,他成为了史上遭受联邦道德专员调查次数最多的加拿大总理,因抗疫而累积的高人气很可能会就此崩塌。

目前联邦道德执法员已经启动了对特鲁多的调查,并取消了政府决定给「WE Charity」用于补贴学生的9亿的资金。

根据调查显示,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家人,包括他妈妈,弟弟,老婆,在过去的四年里,一共收到将近$300,000的出场费!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WE”常年同特鲁多家族保持着密切联系,其中特鲁多的母亲,前总理夫人Margaret和他的兄弟Alexander均为“WE”的签约特邀嘉宾,自2016年以来Margaret参与了“WE”的28场活动,共获得酬金25万加元,Alexander则参与了8场活动,共获得酬金3.2万加元。此外,特鲁多和妻子索菲亚也曾多次参加“WE”组织的世界慈善日活动并发表演讲,这些均可证明特鲁多家族同“WE”关系不一般,现在又把价值9个亿的暑期工管理合同给“WE”,很难让人不相信这当中存在利益输送和暗箱操作。

虽然特鲁多的母亲和弟弟一共收到了30万的出场费,不过其中只有6w的出场费是直接来自「WE Charity」。「WE Charity」将其描述为“付款错误”。「WE Charity」在CTV News上解释道:“我们机构付给演讲人的出场费,ME to WE Social Enterprise会报销”。
该组织表示,特鲁多的妻子只是用自己的空余时间去参加WE的活动,并为该慈善机构免费主持。而WE慈善组织还表示,他们从来没有向特鲁多支付任何演讲或其他事项的费用,而特鲁多在WE举办的很多活动中都曾发言过。总理办公室发言人Chantal Gagnon在星期四发送的电子邮件声明中说,特鲁多的亲戚“与各种组织接触,并开展他们自己的个人事业。”

保守党国会议员Barrett说,“所有关于这项合同的文件都必须公开,所有内阁成员都要解释清楚为什么总理的家庭和WE Charity有经济关系,他们还同意通过这一项资金庞大的合同呢?”他还表示:“这一发现引起了警方的关注。”保守党议员兼领导候选人Erin O’Toole在CTV接受采访时说,他与同事们一致认为,“执法部门很有必要检查此事。”保守党也正式致函皇家骑警,要求他们确定此事是否违反了《刑法》中有关政府欺诈的规定。道德委员会的检测只是对特鲁多的政治生涯出现影响,而一旦皇家骑警展开刑事调查,那将更加严重,如果确认违反刑法,特鲁多一家很有可能会被起诉至法庭或者入狱。

众议院的另一个反对党魁北克党团的领袖Yves-François Blanchet说,特鲁多不能设立一个似乎是为某个机构量身打造的项目,而这个机构曾经花25万加元聘请他母亲,3万加元聘请他弟弟。布朗谢要求特鲁多暂停担任总理职务。议员Peter MacKay向他的支持者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称他“对该事件深感困扰”,并表示特鲁多的行为“是道德违规的一部分,”而且可能比“违反道德规范”更可怕。他支持警方调查此事。

从特鲁多前两次遭到联邦道德专员调查的经历来看,尤其是第二次兰万灵丑闻的撞击,一度令自由党民调落后保守党高达十个百分点。现在的最新调查才刚刚起步,就爆出了特鲁多母亲,兄弟甚至本人两口子与“WE”保持着利益关系,如果随着调查的深入,还有更多猛料爆出,那么特鲁多通过对内撒币和对外反美建立的所谓良好形象将大打折扣,尤其是现在的自由党政府还是少数政府。倘若保守党联合新民主党等在野党一起倒阁,那么特鲁多失去总理宝座且加拿大提前举行大选几乎是必然事件,而如果再次举行大选,自由党又是否能获胜呢。就目前来说,好像也没有能威胁到特鲁多位置的人,保守党党魁谢尔虽然还留任但早已宣布辞职,其他党派的支持率更差。相比之下前司法和国防部长Peter MacKay似乎胜算稍大一些,不过他也深陷诚信瑕疵问题。工业部长Navdeep Bains为特鲁多开脱,也重申了政府的立场,希望继续开展WE慈善活动。这样的建议来自公共服务部门。Bains说:“很明显,我们现在正朝着不同的方向前进,但毫无疑问,我们的政府和总理绝对致力于支持学生。”

星期五上午,有报道说,财长Bill Morneau也有两名亲属与「WE Charity」有关联,其中一人是在实习后成为该组织的合同制员工。但他也没有回避内阁关于学生义工补贴项目合同的会议。他的养女阿坎则在该机构工作。

据《星报》报道,自2019年8月起,Grace Acan受聘于「WE Charity」及其营利性公司「ME to WE」。她出生于乌干达,在2010年十几岁时获得资助来到加拿大时,并成为莫奈家中的一员。尽管他的女儿受雇于该组织,莫奈仍参加了内阁讨论并决定向「WE Charity」支付1,950万元报酬,以运行9亿元的学生服务补助金计划。「WE Charity」周五确认,阿坎是该机构一名员工,并知晓她是由莫奈家族赞助,从乌干达北部来到加拿大。这一层关系是由媒体机构Canadaland和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在周五早些时候披露的。
莫奈办公室的发言人Maeva Proteau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阿坎自2019年以来一直是WE的合同雇员,在旅游部门担任实习生,她是凭自己的成绩获得了这一职位。她的工作与WE组织和加拿大政府之间的任何互动绝对没有联系。

目前加拿大议会道德规范专员正在就特鲁多是否违反加拿大利益冲突法进行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