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奥奖电影《大地》 全西人演绎中国老农民的故事

图文来源: 互联网 (仅供参考)

编辑: HM

发表于: 2019/04/19

292 views

点击图片可看大图

  好莱坞曾拍过一部电影《大地》:导演是美国人,演员是美国人,台词说英语,内容却讲述中国农民的故事...
  这部937年上映的电影在当年还获得五项奥斯卡提名,最终收获最佳女主角、最佳摄影2个奖项。
  这部电影的上映,让大洋彼岸的美国对中国人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和了解。

  《大地 The Good Earth》是1932年出版的非常畅销的英文小说,也是赛珍珠珠(Pearl S. Buck,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小说中最成功的一部。
  电影《大地》(2h17, dand),路易丝·赖纳、保罗·穆尼、沃尔特·康诺利主演。
  备份《大地》(pet),《大地》(8mov, m}

  正如《大地》片头所写:一个国家的灵魂,表现在老百姓朴素的日常生活中,这是一个中国农夫的故事,但你能看到中国精神——谦逊、勇敢、对未来充满希冀。

  《大地》开拍时正值中国战乱,摄制组无法在中国取景。于是,他们想了一个办法:在加利福尼亚租下500英亩土地,并修建了中国农村独有的小路、田坎,还挖了池塘,种下了庄稼,打了一口水井...

  又根据剧情需要,还打造了一个中国集市,甚至修筑了一段中国长城...
  电影中的每一把椅子、桌子、衣服、碗筷,都是摄制组去中国搜集而来。
  就连电影中的两头水牛,都是从中国运过去的纯种中国牛。
  网友说:这样的场景,可以说是非常用心了,连中国人看了都找不出任何Bug。

  特别的是,《大地》里的主要演员,都由美国人饰演。
  这些白人演员,将头发染黑,把中国农民的憨厚、勤劳、忍耐演得入骨三分。
  比如,保罗·穆尼饰演的王龙,他烧水、插秧的样子,真的和中国男人没啥两样。

王龙的老父亲,用筷子喝稀饭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中国老爷爷。

  电影中,还有许多带着时代气息的台词,比如辜鸿铭的著名理论:一个茶壶配四个杯子。
  男人如茶壶,女人如茶杯,茶壶必须同时配备四个茶杯。这是大师辜鸿铭提出的理论,旨在反对一夫一妻制,他认为男人如果有条件,必须纳妾。

  有趣的是,《大地》的台词是全英文,但里面出现的《凤阳花鼓》却是中英文夹杂。
  这是歌词,大家感受一下:I only sing a song of FengYang,得叮当飘一飘,得儿飘,得儿飘,得儿飘飘飘一飘...
  不知道,美国演员在背台词时,有没有背到舌头打结...

  其实,在提出拍摄《大地》时,制作公司米高梅非常反对。
  米高梅的老总说:美国农民都没人看,你还拍中国农民?
  但意想不到的是,《大地》不仅在美国获得极大的成功,还获得第10届奥斯卡的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最佳剪辑、最佳摄影五项提名。
  最终,《大地》将最佳女主角、最佳摄影收入囊中。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最佳女主角:路易斯·赖纳。
  她饰演的女主,有着中国传统妇女身上所有的特点:节俭朴实、任劳任怨。
  路易斯挑水桶走路的姿势、缝衣服的样子、磨黄豆的手法,活脱脱的一个中国妇女。
  据说,为了表达出中国人的神韵,她还专门跑到唐人街,观察中国人的言行举止。

  《大地》取得的成功,离不开它的原著小说,及其作者:Pearl S. Buck (赛珍珠)。
  这个出生于1892年的美国女作家,才4个月大时,就跟传教士父母来到中国,在中国生活了40年,经历过战乱和饥荒。她熟悉中文和中国人的生活习惯,甚至加入了中国国籍。
  她喜欢中国,总是说:中国人民太善良,中国土地太美丽。
  在中国,赛珍珠的人脉关系极广,徐志摩、梅兰芳、胡适、林语堂、老舍都曾与她交好。

  《大地》是赛珍珠“大地三部曲”的第一部。顺便一提,同属于“三部曲”的《龙种》,也被改编成电影,并于1944年上映。

  电影《龙种 Dragon Seed》(1944, hait, E/c),凯瑟琳·赫本、沃尔特·休斯顿、邝炳雄主演。
  备份《龙种》(1car),《龙种》(tthj),《龙种》(sohu, p1),《龙种》(p2)

  其实,《大地》之前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王龙》。
  纽约庄台出版公司在得到《王龙》的书稿后,答应出版,只是他们觉得《王龙》太难听了,必须把名字改得浪漫而扣人心弦。
  经过多次决定,才把书名定为《大地》。

  《大地》刚问世受到极大的欢迎,并连续两年成为美国的畅销书籍,之后,更是追加了德文、法文、荷兰文、瑞典文、丹麦文、挪威文等译本。
  《LIFE》杂志将《大地》列为1924年——1944年的百本优秀书籍清单。
  而出版《大地》的纽约庄台公司,也从负债累累一跃成为纽约著名的出版公司。
  在这个中国故事面前,外国人和中国人在感情上达成了空前的一致。
  这份共情,就是对苦难的怜悯,对命运不屈服并奋力抗争的勇气。

  赛珍珠通过《大地》,把对中国的热爱写进了小说,她对中国农民生活的描述,真切而热忱。
  因此凭借《大地》,她获得两个重量级奖项:1932年的普利策奖,1938年的诺贝尔文学奖。
  赛珍珠,是美国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女作家,也是全球唯一一位同时荣获普利策奖与诺贝尔奖的女作家。
  得到获奖消息的那一刻,她先用汉语说了一句“我不相信”,接着又用英语说“这太荒唐”。

  这个奖项,令她受到了西方精英阶层的非议和挖苦,他们觉得,赛珍珠是依靠中国题材投机获奖。
  而赛珍珠同样不容于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因为她曾经批评国民党政府:这个政府的官员贪污腐化,丝毫不关心人民。
  因此,当时驻瑞典的中华民国外交官,拒绝出席诺贝尔奖颁奖仪式。

  赛珍珠在颁奖仪式上,狠狠夸赞了中国古典文学,还特别提到了她翻译的《水浒传》...
  她说:中国文学有极为粗壮的生活之根,它来自于人民,它服务于人民,它属于人民。就像中国小说家一样,我接受了这样的教育,我要为人民写作…

  赛珍珠译的《All men are brothers》是《水浒传》的首个英文全译本
  1942年,中日战争持续进行,赛珍珠为了支持中国,在美国各大电台上奔走宣传。
  她说:中国绝对不会屈服日本!因为我不能想象到我们认识的那些健壮实在的农人,那些稳健的中产商人,那些勤苦的劳工,以及那些奋勇热心的学界领袖,会受到日本降服的...中国人是不会投降的!

  赛珍珠79岁那年,中美关系破冰,她一度想加入尼克松访华团,回到朝思暮想的“故土”。
  然而事与愿违,中国发给了她拒签的信函。十个月后,赛珍珠离开了人世。

中国签证申请被拒的官方信笺

在美国的故居,躺着她亲手设计的墓碑,上面没有任何信息,只有三个汉字:赛珍珠。

添加新评论 Add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