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改造的「后天美鸭」

图文来源: 互联网 (仅供参考)

编辑: HM

发表于: 2019/02/02

503 views

点击图片可看大图

中国上海的女性私人会所「白马会所」(后更名为 完美空间)拥有大量型男工作人员,吸引很多“富婆”前去光顾。这些男模百里挑一,都是长相俊美身材高挑的锥子脸,是很多女孩子都喜欢的类型。
以出事的男主角举例,这男主原先为快递员,整容后成为该会所男模。还称据在白马会所任职的人士爆料,男模每晚小费有2/3要上缴夜场,不存在不接受的可能性,否则会被毒打。

(2019-01-26) 中国上海白马会所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男性,连前台都是男生,目的是为了给女性客人提供服务。会所里的消费水平很高,网传“预付十几万只能坐个吧台,卡座更贵。包养鸭王要有房有车,年收入2000万以上”。
白马会官微曾在去年发布过一则招聘启事,称因队伍拓展,急聘大量商务男模,要求身高在180cm以上,“形象必须要帅,穿着时尚、前卫”,而工作内容则是“单纯陪女客人聊天喝酒(纯商务),不带半点违法活动,小费最低1000元起”。

样貌差的男模要整容,从头到脚的改造,变成时尚小鲜肉。割双眼皮、垫下巴、隆鼻子、开眼角,直接与私人诊所对接。还有专门针对各种富婆的谈吐举止的培训,教他们怎么讨富婆开心,怎么可以让她们掏钱掏的心甘情愿。

夜场服务五大忌、四步骤、三境界,你不得不知...
忌旁听、忌盯瞅、忌窃笑、忌口语化、忌厌烦,还有不旁听、不窥视,不插嘴是夜场应具备的职业道德,这个跟长相挂钩的,长相决定自己是不是每天都有人点。坐标三线城市行情,200块两小时,好一点的夜总会800到1000陪到客人走等。

ZT 一个曾经留学过中国的日本男人写的,书名就叫《中国报道,潜入打工日记》,很有意思,我把它翻译下来供大家了解了解,顺便还可以解解闷。
https://www.backchina.com/blog/282517/article-303586.html
这个日本人说,他是四年前(2014年)开始在上海做这个行当的,他曾经留学上海,那家店名没有透露,但是,他写的非常详细。他说,在中国的夜店里亲身下水打了工,才真正见识到了中国的有钱女人是如何大手大脚的花大钱的。他在那个夜店里做了三个月,亲眼看见、接待了一边抽烟(大麻)一边花开心钱的女客人。接待客人的夜店内装非常豪华,兼有卡拉OK俱乐部的感觉,接待客人时,上海的夜店喜欢用一间一间的包房,女客的谈笑唱歌费用完全不便宜,平均一个人相当于5万至10万日元(约3000至6300人民币),而且,不像日本那样对第一次来的新客人有打折,上海完全是实价接待,夜店就是针对有钱人的娱乐。

店里的少爷,或叫传递,也就是鸭子,绝大多数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身强力壮,象那个日本人已经超过30岁的非常非常少,而且,中国的少爷首先的条件就是五官端正,哪怕看上去很老实憨厚的也好,不超过1.8米的不敢来揽这个生意。所以身高对少爷来说是第一个条件。
上海夜店的客人来了,少爷们全部排队在门口接受客人的检阅、挑选,这时候就根据身高来排的队,对女客来说,小鲜肉首先就是大个子,大个子和小鲜肉是分不开的,所以,上海的夜店在招人时都要求男性1.7米以上,女性1.6米以上。

那个日本人说,他周围的少爷们都是一些眉清目秀的小青年,style有一些像韩流的那些明星,主要强调男人气。头发用定型膏和摩丝喷得牢牢的,完全不像日本夜店的host那样类似于中性的男生。上海强调的是男人就是男人,穿着也比较随意,比较休闲,有的时候就穿名牌运动装,有的时候甚至球衫和牛仔裤。

客人还没到,或者没被挑选到的少爷在很小的休息房间里面待机,大家不说话也不交谈。那个日本人好奇地与周围的少爷们一个一个交谈后,才知道不少人他们做少爷,都是朋友介绍或者被熟人拉来的,来后才知道夜店的生活日夜颠倒,并不如传说中的那样是轻松的,但是赚钱至少比打工容易,而且进钱快,也是好事。这些少爷说他们大都来自浙江、江苏等上海的近省郊区。

少爷们待机的时候比较多,相对来说,是因为女客不多,所以在休息室的时候大家很无聊,各管各的,有的玩手机的游戏,有的玩微信,但是不少人都是用微信同客人拉家常,拉客人联络感情。为了随时随地能够接待女客,他们的情绪随时都保持得比较高的那种状态,很少闲谈,气氛看起来是比较沉闷的。
少爷的工资全部是多劳得多的,被指名一次大约有1000元的奖金。做少爷,学历、以前的工作经历全部不问,你是从哪里来的也无关紧要,只要你能担当这个工作就是了。

每一天的工作是从地下室的那个小会议室里面点名训话开始的。
领班总是在那天训示大家今天要把营业额打上去!大家要鼓劲加油,训话很短,随后大家各自去化妆,上夜班的少爷主要就是弄头发,廉价的化妆用品全部由夜店提供,但是每一次要支付费用很便宜,大约300日元(2元人民币),尽管所用的化妆品相当简单,但是大家化妆时候的态度是非常认真的。

那日本人介绍了上海夜店的少爷在夜店工作是如何被评价的。
休息室的一面墙上有一块告示牌,上面贴着两张带照片的告示,那日本人很费力的详细的解说了,但是语焉不详。好在他贴了一张照片,我来翻译一下。

当然,这里被点名的少爷都是用的化名。这块告示牌称为“不三不四榜”。不三不四是上海地方方言不象话、不在路上的意思。第一张,"光辉事迹",12月29日,商务部的阿龙在接待公主17号包厢客人时,与其发生争吵,按捺不住便动手打了客人两个耳光,导致客人额头红肿,最后被打客人情绪激动,要求报警,并声称找记者来。老资格的阿虎介入劝解,为安抚客人送给该档客人5万元会员卡作为安抚,事态平息。针对此事,已对当事人阿龙处罚1万元并停止反省,场所将视其反省情况来决定何时通知其上班。

事件分析:公司倡导的是客人为尊的理念,员工及公司的一切回报都来源于客人,与客人发生正面的冲突时,公司绝对不允许的,发生类似争执后,当事人应主动地回避并上报,寻求其他接待人员从中调解,以化解客人的怨气。

第二张"光辉事迹",1月7日,商务部彭彭在接待过程中与舞台总监龙龙发生误会,彭彭在包厢当着客人的面出口挑衅,龙龙一直赔礼道歉,但彭彭不依不饶,丝毫不理会客人及同事的感受,使包厢的气氛剑拔弩张,后经场所领导出面将事件解决。针对此事,经过研究决定对彭彭处罚过失单3000元。

事件分析:在客人面前,我们每一个人应该相互搭台,并建和谐团队。给客人以温馨的消费氛围,在员工之间存有矛盾时,应该首先遵循上报的原则。上述事件中鹏鹏的行为极其恶劣,将原本一笑泯恩仇的小事险些酿成大祸。"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我们处理所有纠纷问题的出发点和目标。

领班的总结:全体员工告知书,你来公司是解决问题,而不是制造问题的,在你创造业绩的同时,如果你制造了问题,那么你本身就成为了问题,你所创造的业绩的效益也会大打折扣,甚至给自己及公司带来无法估量的损失。请全体员工务必遵守。

备注:荣登不三不四榜的英雄,如一月之内各项工作开展良好,此榜在次月拆除,如在登榜一月之内再次出现严重违反公司制度的事件,该榜则改为"不三不四风云榜",并在某某某的快讯上向全集团公示。

这个日本人说,上海的敬业精神以及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让他很有感触,太有启发了。
他在书中写道,这两张带有照片的告示板说明了上海的夜店对少爷们应该不顾面子的地方,完全就是大公无私的拉掉面子也无所谓,"如果你制造了问题,那么你本身就成为了问题",这话说得很重,但是,这就是中国社会的规则,当然为了防止再发这样的事故,这样的做法是不得不采取的、很不错的方法和措施。

少爷们的夜宵由夜店供应,每个人只要支付相当于日币200(约12元)就可以放开吃饱,菜肴有时候是红烧肉、炒青菜等等,全是非常美味的中华料理。大家在吃饭的时候,告示板就在少爷们的眼前,因此,告示板你既使不注意也会进入你的眼帘,你想与己无关,但是这个气氛就让你非得遵守这个规则不可。
那个日本人还对此有感而发,他说,在日本的工作场所,大家表面上都是你好我好形成一个团队的精神,而中国人有所不同,他们从属于一个组织或者团队的忠诚性和意识比较淡薄,好也好、不好也好,以个人的好恶为出发点的个人主义比较强烈。因此比较难以形成大家一起批评犯错误的人,同时提高团队的团结精神,这样的精神构造在中国是没有的。
那个日本人进一步发挥说,中国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前后,共产党领导下的文化大革命,善于把敌对的人戴高帽子来批判,写上什么反党分子,脖子下挂上一块牌子,跪在大街上接受大家的惩罚,犯罪分子在众人面前被踩在脚下,这种思维看来今天还没有消失,犯了错误的人用这种大字报的方法来明确地批判他,拉掉面子给他警告,学校里甚至对品行不端的学生处予停于勤学处分,夜店里的做法,就接近这种做法,对中国人来说,不对就是不对,明明白白地说出来、贴出来,这倒也是一种好坏分明的做法。

最后作者说,日本人的上司可能对于下属的小小的错误,或者小小的缺点,如果在众人的面前公开提起注意的话,就等于给大家一个不予面子的受害者的那种意思,但是,在上海的夜店,这种做法就等于有一些量刑定罪的意味,等于是杀鸡给猴看,所以,作者的体会是,与中国人打交道的时候,并不是不能不给人面子,而是必要的时候就是不能给面子,不是经过在夜店里打工,这样的中国的规矩,也许他一生一世也学不到,这位作者就写了这些。

也许,对于想进一步了解上海的夜店究竟是怎么样的风景他写的不多,估计他确实也知道的不多,或者说他经历的不多,为此,真正的上海夜店、真正的夜店少爷是怎么回事,还只能留待大家去体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