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苑刚命案普法 卑诗省《遗嘱遗产继承法》

图文来源: 互联网 (仅供参考)

编辑: HM admin

发表于: 2016/07/25

27 views

点击图片可看大图

◾️2015年5月2日,42岁的富豪苑刚疑被54岁表姐夫赵利杀害分尸,赵利被控二级谋杀和渎尸罪(Interference with a dead body)。
案发地963号乔治国王路(下图左, 963 King Georges Way, Vancouver)估价600多万元,该豪宅在赵利与妻子名下,但知情者说买房的钱是苑刚出的。苑刚名下还有一幢不久前曾挂牌1468万预出售的豪宅(下图右, 3333 The Crescent, Vancouver),目前尚不知苑刚名下具体有多少资产,单这两幢豪宅价值就超过2000万加元。

据报道,苑刚育有子女,但已经离婚,目前是单身状态。谁有资格继承? 这些遗产会不会充公?

成功律师事务所负责人陶先生告诉记者,如果死者生前留有遗嘱,则遗产按遗嘱分配。
如果死者生前没有遗嘱,则有继承权的直系亲属需按法律程序声明对遗产拥有继承权,之后法官会按照法律规定去判决。这个期限是两年,如果两年还没有人声明对遗产拥有继承权,则遗产自动充公。
显然,如果苑刚子女按法律程序声明对遗产拥有继承权,他们将继承这笔超过2000万加元的遗产。

卑诗省新的《遗嘱遗产继承法》(WESA)已于2014年3月31日生效。新法规定,如果两人留下的孩子都是目前的配偶所生,则配偶可以拿到遗产中的30万,剩下的部分,配偶有权得到50%,剩下的一半由孩子平均分配。如果俩人是二次婚姻关系,孩子当中有逝者前妻或前夫所生的孩子时,则目前的配偶只能从遗产中拿到15万,剩下的再去跟孩子分配:一半是配偶的;剩下一半孩子们平分。因为苑刚已经离婚,则其子女有权继承全部遗产。

据媒体报道苑刚去世后一下子冒出很多个女友,那么这些女友中有没有人有资格分得遗产呢?

根据卑诗省新的《遗嘱遗产继承法》规定,一个人可能会同时有多个“配偶”有资格分到遗产。
如果有一位尚未离婚的配偶,分居时间没有超过两年;同时又有一位同居的配偶,同居的时间超过了两年,在这种情况下,两个配偶都可以作为配偶来分遗产。但是从媒体报道情况看苑刚生前并没有一个公开的固定的同居女友,这些所谓的红粉知己不具备继承遗产资格。
那么秘密同居的红粉知己就一定不能继承遗产吗? 陶先生说,这也不一定。
按照加拿大法律规定,没有公开的同居女友同样有资格继承遗产,但是有条件,一是要自己主张,其次要拿出证据,还有一条就是要法官相信。从过往经验看,一般秘密同居超过10年的才有可能有资格继承遗产,而且只能是其中的一部分。如果秘密同居几年或很短的时间,则一般没戏。

◾️苑刚忽遭横死,因并未留下遗言或遗书,他在本地资产如何处理也成问题。
据The Province(省报)报导,死者胞弟苑强从中国赶到温哥华后,紧急向法院申请苑刚遗产的管理权,并直指目前被捕的嫌犯一家人“不当致富”(unjustly enriched),担心嫌犯将事发的西温豪宅(中图)当成保释的担保品,因此通过司法程序保护亡兄的遗产。遗产管理人需要动用死者的银行账户。苑强希望法院能判下遗产管理权,尽快帮苑刚处理保险、按揭、银行事务。苑强也在文件中透露,苑刚并没有妻子,但至少有一名孩子,甚至可能多达5名,所有孩子都未成年。

卑诗高院颁下庭令,任王淑琦(Shuqi Wang,译音)和苑刚的胞弟苑强为有条件的遗产管理人,但其他涉案方仍有权作响应。
庭令授权两人处理加拿大国家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资产、位于列治文Cathay路一间房产的购买事项、苑刚汽车保险的退款、温哥华市新月路(The Crescent)3333号的按揭、房屋保险及税务、还有苑刚银行帐户事务等,同时还保留苑强及王淑琦处理赵利及李小梅因西温豪宅而不当致富的权利。法院同时下令让苑刚资产管理人及遗产律师,开设苑刚遗产账户。
任何需要从账户取钱的情况,皆须律师及所有管理人同意,超过一万加元更需法庭批准,不过房屋保险及地税等费用不在此列。
据悉,苑刚在本地有不少生意,包括地产发展,地产出租和农地租赁,且是多家在加拿大注册公司的唯一股东。

◾️苑刚命案
死者是来自中国河北的苑刚,生于1973年,持枫叶卡,到加拿大约四、五年左右,中国国有上市公司大唐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董事,生前曾担任加拿大华人联合总会副会长。疑犯赵利,据称是死者的表姐夫,负责帮其打理房产。发生命案的豪宅,登记在赵利及其妻子名下,但实际上是苑刚出钱购买的,价值650万加币。他自己名下还拥有一栋位于温市桑那斯区(Shaughnessy)The Crescent 3333号价值1468万的豪宅,且属于温市甲级历史建筑。。。
案发于5月2日,西温警方表示在当晚接获消息指赵利的家中发生一宗「violent confrontation 暴力争吵」,西温警察联同温市警察前往现场,并将住宅现场封锁。而被告被逮捕的时间则是隔天即周日上午,被告被逮捕时并无反抗。
根据起诉文件,赵利被控在5月2日,藉切碎尸体(cutting up the body)造成「不恰当地」(improper)或「猥亵地」(indecently)干扰尸体,对尸体或是人体遗骸造成不敬。检控官不排除稍后将加控更多罪名。

后续:大唐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官网,在北京时间11日更新了一份中英双语声明,称苑刚为该公司股东之一的北京酷游星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派出的董事,不属于大唐雇员,也不参与公司日常经营活动;且公司从未向苑刚先生提供任何费用及薪酬,公司与苑刚先生之间不存在任何关联交易。

添加新评论 Add New Comment